第14节(1 / 1)

“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陈西繁好他妈帅,你看见刚刚那个三分球没有,酷毙了。”

“我拍下来了。”

“陈西繁加油加油啊啊啊啊。”

……

加油声撕心裂肺,大概美色令人昏头,漆夏看见几个一班的女生也在面红耳赤地喊陈西繁加油。

漆夏忽然很想记录这一幕。

这天晴空万里,风是轻的,云是淡的,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她站在人群里,看了一场喜欢的男生的球赛。

这样光明正大看他的机会,往后怕是越来越少了。

漆夏紧紧握着口袋里的手机,犹豫着偷偷拿出来,趁身边的人没注意飞快拍了一张照片。

第一次做偷拍这种事不熟练,对焦瞬间她的手抖了抖,拍出来的画面糊掉了,幸好陈西繁完美入镜。

漆夏捂着手机,满心欢喜快要从眼睛里溢出。

旁边邢安娅和许幼菲都在密切关注场上的局势,没注意她的小动作。漆夏低头收起手机,无意中对上褚扬的眼睛。

褚扬也穿着蓝色球衣,他应该要打下半场,这会还在篮球架下休息。

漆夏心脏猛地一跳,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心虚。

褚扬为什么看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她胡思乱想着,然而褚扬什么都没说就别开了头。

五班有陈西繁贺骁两个主力,其他三人也是学校篮球队的,综合实力强劲,上半场结束已经拉开了二十多分。

“稳了!”许幼菲说,“下半场一班很难扳回来,贺骁那个傻大个,还是有两下子的嘛。”

漆夏格外开心,“嗯,我们班肯定赢了。”

这时候哨声响了,球员下场休息。五班球员相继走来,旁边几个女生蠢蠢欲动。

“去啊,去给他送水。”

“陈西繁不会接的,别白费功夫好吧。”

……

偏偏就是有胆子大的人,人群中挤出来一个俏丽的身影,沈橘拿着一瓶add运动饮料从她们身边走了过去。

其实沈橘喜欢陈西繁,在学校里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她每天从五班门口经过,又是送巧克力又是送奶茶的,虽然陈西繁没收过一次。

漆夏咬唇,忍不住打量沈橘。

没有人会否认沈橘的美貌,女孩子身材纤细,长相明艳,在人堆里也是闪闪发光的存在。

远远的,漆夏看见沈橘走上前递给陈西繁饮料,陈西繁似乎说了什么。他没接那瓶饮料,只是从地上拿起一瓶矿泉水走开了。

沈橘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尴尬,大大方方收起饮料,转头和五班男生说笑了几句。

手里没吃完的雪糕早就化了,漆夏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旁边许幼菲递过来一颗软糖,草莓口味的,漆夏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却尝出一股难以下咽的酸涩。

这一刻,她真的有些羡慕沈橘。

大胆地表达爱意,本身就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勇气。

而这种勇气,她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有。

许幼菲感叹说:“沈橘怎么还没放弃啊,这么个大美女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哥真不喜欢她那样的。”

“那咱们校草喜欢什么样的?”邢安娅好奇。

许幼菲又开始黑她哥了:“那还用说,我哥发神经,喜欢会飞的。”

话落,有熟悉的薄荷香靠近。

漆夏抬头怔住,是陈西繁来到她们这边。

“许幼菲。”刚运动完,他的嗓音有几分哑带着颗粒感,不如平时那样清越,陈西繁把校服递过来:“帮我把校服带回去。”

许幼菲阴阳怪气:“哥,你觉得,我过生日要不要请沈橘啊?”

陈西繁轻啧,扬了扬眉精准拿捏,“生日礼物别想要了。”

许幼菲一秒怂:“行行行,我不胡说八道了。不过我马上走了,张叔在校门口等我。夏夏,安娅,你们还回教室吗?”

邢安娅:“我不回啊,书包都背下来了。”

漆夏等会要去高三教学楼自习,回教室一趟也没什么,她说:“我钥匙忘带了,要回教室取。”

“那正好。”许幼菲指了指她,示意陈西繁找漆夏帮忙。

哨声响了裁判在催,陈西繁还要打下半场,他把校服递给漆夏,微微颔首:“多谢。”

漆夏抿唇接过,“不客气。”

她的声音太小了,陈西繁估计没听见,转身跑向球场,只留下那阵抓不住的风。

第12章

这场球赛,五班毫不意外地赢了。但比起赢球,大家显然更喜欢八卦。

因为沈橘的高调举动,有一段时间,漆夏总能听见她的名字。

有时候是课间,漆夏埋头推导化学分子式,几个女生从外面回来,聚在后排压着声音“哇哦”个不停。

“沈橘是来真的吧?真的太勇了,吾辈楷模啊。”

“她好牛,接二连三被拒,但每次遇见都能大大方方和陈西繁打招呼,这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到底怎么练成的啊啊啊。”

“开玩笑,人家小小年纪就演戏上电视了好吧。”

也有人酸溜溜地说:“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拒绝得死死的,你看陈西繁接受过她的东西吗?正眼看过她吗?都是自我感动罢了。”

“可能陈西繁对沈橘那种明艳酷飒风格的女生就是不来电吧,真想知道他以后的女朋友会是谁。”

“不一定哦,女追男隔层纱,沈橘这么主动,我敢打赌,这学期结束肯定能拿下校草。”

……

漆夏有点心不在焉,拧开水杯盖子没控制好力道,热水洒出来,烫得她手背发红,尖锐的疼痛袭来。

她看不进去题目,只好小声抱怨了句:怎么还不上课。

不仅如此,有时候放学,漆夏也能偶遇沈橘。

附中课外活动丰富,那天下午,漆夏背着书包下楼,看见街舞社在操场上表演节目,沈橘就在其中。

女生妆容精致,穿无袖上衣和阔腿牛仔裤,简单休闲的衣服衬得她青春洋溢,看起来又美又酷。

沈橘站在C位,跳舞一点也不忸怩,四周围了好多观众。

跳完一段舞蹈,她凑过去看视频录像,说:“有没有把我拍好看一点?”

“怎么,视频要发给陈西繁吗?”

沈橘:“当然啦,追一个人就得天天刷存在感。”

“这都多久了,你到底能不能追上校草啊?”

沈橘自信一笑:“必须的。”

漆夏远远看着,喉间泛起涩意。风有些大,吹得她不停地揉眼睛。

心里有种退潮后空荡荡的失落,谁不喜欢明艳大方的女孩子呢?可惜,她好像永远也成为不了那样的人。

相比沈橘的高调,陈西繁好像一个局外人。每天该上课上课,该打球打球,只是呆在教室的时间少了,好几次沈橘来五班都扑了个空。

很快到了五月中旬,数学AMC比赛要开始了,学校组织竞赛生出国备战,因此陈西繁有半个月都不在学校,沈橘来五班的频率就少了。

即使陈西繁不在学校,漆夏每天仍会借故回头看向他的座位,见到那里空空的,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她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傻透了,但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又很难改掉。

没几天,漆夏生了一场病。

她以前就身体不好,经常打针吃药。不巧的是,曹玉也病了。那段时间,漆兰静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天天往医院跑。

生病要花钱,这让家里的关系更加紧张。曹树伟嘴上没说什么,但脸色已经难看得没法形容了,曹奶奶更是,天天念叨钱不够。

这天是周末,漆兰静陪着漆夏打完针,从医院出来站在路边打车。

“还难受吗?”漆兰静问:“我看你脸色比前几天好多了,也不发烧,就是还有点咳嗽。”

漆夏点头:“好多了。”

漆兰静念叨着:“我买了排骨和乌鸡,待会炖汤给你和小玉补补身体。瞧你,生病几天,小脸愈发瘦了。”

刚挂完水没胃口,漆夏摸了摸自己的脸,问:“姑妈,我能不能先回去睡一觉?有点困。”

“好好,那晚点我给你带吃的回来。”

告别漆兰静后,漆夏一个人坐地铁回白塔巷。刚进院门,正巧撞见林霜玉推着陈奶奶在花园散步。

陈奶奶叫住她:“夏夏,身体怎么样?”

漆夏走过去,笑容温软,“已经不难受了,奶奶。”她看到林霜玉,迟疑着叫了声:“阿姨好。”

林霜玉是个温柔的人,点点头:“你好呀,小姑娘。”

这么近的距离,漆夏才发现,陈西繁的眼睛和林霜玉很像,都是桃花眼,笑起来时亮晶晶,好像落满了星光。

“身体好了就行,等会,送你个礼物。”陈奶奶真是个可爱的老人家,她在口袋里掏啊掏,掏出来一把软糖递给她,“生病的人经常嘴巴苦,吃点糖就甜了。”

林霜玉也说:“希望你早日康复。”

漆夏眼睛亮了亮,双手接过:“谢谢。”

回房间的路上,她没忍住扭头又看了一眼,林霜玉和陈奶奶正在采花商量做玫瑰饼。漆夏有点奇怪,最近她经常能在白塔巷看见陈西繁的妈妈,怎么从来没见过他爸爸呢?

五月最后一个周六,终于迎来了许幼菲的生日。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