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 / 1)

邢安娅也起了八卦之心,小声说:“看起来校草和那个女生很熟哦,这下沈橘没机会了吧?”

胸口闷闷的,漆夏扭头看一眼,那个女生还在陈西繁身边。

她低头洗牌,不敢继续看了。

过了几分钟,许幼菲端着果盘在她身边坐下,几个人七嘴八舌一下议论开了。

听到这帮人离谱的猜测,许幼菲吃葡萄差点噎住,她无奈澄清:“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那女生是宋清卓的姐姐宋清月,在四中上高三,不是我哥女朋友好吧。”

“宋清卓的姐姐?那不就是繁哥的青梅竹马吗?”

许幼菲一巴掌拍在魏宇鹏脑袋上,“狗屁!宋清月小时候就被送去南方读书了,去年才回来。我哥的青梅竹马,只有贺骁一个。”

魏宇鹏笑得很夸张,“你说这话,贺骁同意吗?”

“我管他同不同意。”

……

仅仅只是这样么?

漆夏悄悄瞥了一眼,那边陈西繁和宋清月已经没呆在一起了。

有个男生不知从哪儿找了一把水枪,正对着陈西繁射击,“来呀,阿繁,天热给你降降温。”

贺骁从厨房冒出头来,“蔡狗!别欺负我们陈公主!”

陈西繁俯身捞起一只抱枕,扔过去,斜支着身子笑骂道:“公主你妹啊!”

陈西繁身上有种张扬的少年感,这种少年感在他笑起来时尤其强烈。漆夏看他和旁人玩闹,也不自觉高兴起来。

闹哄哄的生日聚会,直到十一点才结束,结束前,大家提议合照一张。

不是什么正式场合,每个人站位都很随意,中途漆夏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就见许幼菲这位寿星站在c位,旁边围了好多人。

她没有硬挤,顺其自然地站到边上。只是那块地方有滩水,她脚下一滑,扶了把墙才站稳。

今天漆夏穿的是帆布鞋,她垫着脚尖,忽然嗅到一阵薄荷气息,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仿佛就落在她的头顶。

她后背一僵,抬头对上陈西繁的视线。

陈西繁应该去洗了把脸,额前碎发有点湿,嶙峋分明的锁骨沾着几滴水。

他说:“换个位置行吗?”

眩晕感袭来,漆夏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明亮的灯光,还是因为他的存在。

空调冷气在这一刻好像停了,周围真的好热,她手心一直冒汗。

漆夏点点头,说可以,然后站到了旁边没水的位置。

这时候摄影师喊:“同学们,看我看我!一、二、三、茄子——”

漆夏抬头,看向那个黑洞洞的镜头。

她平时拍照习惯了没什么表情,就是面瘫脸,然而想到自己站在陈西繁身边,她眼睛弯弯,笑意徐徐蔓开。

当天晚上,许幼菲拉了个q/q群,把照片发在群里。

回到住处漆夏洗漱完,给蛋糕喂了一根猫条,拿起手机点进群聊,把那张照片保存下来。

她和他的第一张合照。

漆夏抱着手机,嘴角的笑意一整晚都没压下去。

第二天是周日,漆夏六点起床,读了一小时英语课文,又刷了一套试卷,她把蛋糕抱进浴室,打算给小家伙洗个澡。

这时候,手机开始不停地震动,漆夏点开一看,q/q小号有五十多条未读消息。

未读消息来自航空极客群,漆夏本打算设为免打扰的,但看见陈西繁在群里发言,她眼睛一亮,爬楼一条一条看消息。

繁星历历看:【谁有特5-2003?】

红豆黑米粥:【首次载人航天纪念,大陆香港澳门联合发行的那套邮票?】

繁星历历看:【对。】

红豆黑米粥:【十年前的东西,这个属于稀有品了,不好找啊。】

繁星历历看:【我知道,谁有?钱不是问题。】

飞天遁地:【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有吗?繁星历历看】

繁星历历看;【嗯,昨晚弄丢了。】

飞天遁地:【牛!】

……

爬完楼,漆夏才弄明白怎么回事。陈西繁昨天把邮票簿拿给同学看,估计里面有几张弄丢了,他在群里求购买渠道。

看聊天记录,那东西还挺珍贵的。

漆夏在网上查了查,邮票本身价格不贵,原价也就二十多块钱。但已经绝版了,有人发帖吐槽说这东西太难找,花大价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邮票……

脑海里有什么东西闪过,漆夏想起来了,前几天她去过一个叫“好学书屋”的地方,那里不就有很多邮票吗?

或许有陈西繁在找的那套?

想到这里,漆夏迫不及待地想确认一下。她换了身衣裳,以最快的速度出门了。

好学书屋,依旧是窄窄的木门和旧招牌。

门虚掩着,漆夏扣了两声走进去,看见那个年轻的姑娘顶着个鸡窝头迎面走来。

“小姑娘,起挺早啊。”她揉着眼睛开门,打呵欠说:“看来我这儿挺受欢迎的,你随便看吧,有需要叫我。”

漆夏不好意思地笑笑,“麻烦您了。”

一进书店,她就趴到邮票展示区,对着说明标签一张一张找。

旧书店光线昏暗,标签上的字又太小,找起来特别费眼睛。漆夏睁大眼睛找得极慢,一小时后,终于在角落里看见“特5-2003”的字样。

漆夏翻出事先在网上存好的图片,对照一看,还真是。

“姐姐——”漆夏高声喊,“这套邮票怎么卖?”

年轻姑娘进屋,扫了眼她指的东西,说:“这个嘛……我得考虑考虑。”

考虑考虑是什么意思?

漆夏第一次见这么奇怪的做生意方式,“我想买,卖给我行不行?”

可能是她模样太乖了,对方逗她:“小妹妹,上次有个老板出价800我都不卖,来告诉姐姐,你出价多少?”

八百……

漆夏抿唇,手指扣啊扣,“我高中生,没那么多钱。”

年轻姑娘一下乐了,“高中生啊,那你为什么想买?”

漆夏顿了顿,实话实话,“送人。”

“送给谁?男朋友?”

“不是不是。”

年轻姑娘笑得更开心了,“哦——让我猜猜,那就是暗恋对象?”

被猜中心事,漆夏脸腾地红了。她不肯正面回答,只是请求说:“姐姐,卖给我吧。”

“哟哟哟,你们这些小屁孩。”年轻姑娘趴在桌子上,刨根问底:“你的暗恋对象帅吗?成绩好不好?你为什么喜欢他呀?”

“……”

见她脸越来越红,年轻姑娘哈哈大笑,“行了,二十九块九,原价卖你吧。”

“真的?可是……你刚刚说八百……”

年轻姑娘从橱窗里取出那套邮票,说:“假的!你怎么什么都信,我要真收你八百,你打12315一举报一个准。我看店一个月见不到几个活人,太无聊逗你玩的。”

期间两人交谈了几句,漆夏才知道,这个姑娘叫方颜,刚从中央美院毕业,家里好几套房不愁吃喝,做生意主打一个看心情。

方颜把包装好的邮票递给她,“拿着,以后和你的暗恋对象在一起了,记得带来给我看看啊。”

在一起吗?

这个目标太遥远了,遥远到漆夏从没想过这种可能性,她只是本能地想靠近他一点。

少年人的喜欢不就这样?无论直白热烈还是秘而不宣,都没什么功利算计。

那种喜欢,无关未来,也无需得到什么回应,仅仅只是我喜欢你,想对你好而已。

拿着邮票返回白塔巷,漆夏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点开q/q群聊,说:【是这套吗?我有。】

她对邮票不太懂,为了确定真伪,又拍了个小视频发在群里。

群里众人纷纷艾特繁星历历看。

很快,繁星历历看回复:【是这套,七号同学,我私聊你了。】

几乎同一时间,漆夏收到陈西繁的私聊消息。

繁星历历看:【你好,线下交易方便吗?】

漆夏呆住。

成功买到邮票她太高兴了,只顾着确定是不是陈西繁在找的那套,完全没想过后续。

那么问题来了,她要怎么把邮票给陈西繁?

第14章

如果时间能倒退三分钟,漆夏绝不会贸然在群里发言。

现在就是后悔,极度后悔。

想帮陈西繁是真的,但她不可能以“七号同学”的身份和他见面。试想一下,如果陈西繁知道偶然加的网友是同班同学,还以航空爱好者的名义拒绝互删……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