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1 / 1)

许幼菲小声:“混吃等?死算梦想?吗?”

“应该算吧。”

漆夏笔尖在草稿纸上胡写乱画,已经开始紧张了。她当众发言就耳朵红的毛病没?改掉,想?想?就很忐忑。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都?收心认真复习,六月过得格外平静。

炎炎夏日,教室里每个人都?在为前途奋斗。漆夏每天安排得满满当当,偶尔刷题刷累了,扭头看一眼?后面那个座位,感觉又充满了力?量。

虽然不知道时?间会?把他们带到?哪里,但努力?总归是没?错的。

很快到?了周六,这天漆夏一大早就去了东棉小区。曹奶奶已经起床了,正在哄曹玉玩儿。

见她来了,曹奶奶指了指客厅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说:“收拾一下。”

“好。”

漆夏把书包放在门口的鞋柜上,一边进屋一边弯腰捡起地板上的衣服和玩具,整理好后,她拿起拖把把客厅仔仔细细地拖了一遍。

做完家务还?早,漆夏拿了只小凳子坐着背书,这时?候门口传来动静,是曹树伟回来了。

曹树伟一身酒气,走路歪歪扭扭明显喝大了,曹奶奶见状赶忙起身去扶他,数落道:“你说你,每天醉醺醺回来也不害臊,你媳妇看见又得吵架了。”

“吵什么?架——”曹树伟嚷嚷,“咱们家我说了算。”

“行了行了,进屋歇着。”

曹奶奶离开客厅后,曹玉抱着洋娃娃跑过来,奶声奶气地说:“表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漆夏把她拢到?怀里:“什么?秘密?”

“爸爸拿我的钱,说拿去买棒棒糖给我吃,但我一次都?没?吃到?,是不是他自己吃了?”

漆夏蹙眉,看了眼?曹树伟的房间。

她不知道曹树伟到?底做什么?工作?,但应该赚得不多?,每天喝酒还?骗小孩子的钱,真让人无语。

但他是长辈,况且漆夏寄人篱下不敢说什么?,只好摸摸曹玉的小脑瓜,说:“想?吃棒棒糖吗?表姐带你下楼买吧。”

“好耶,表姐最好啦。”

一整天,漆夏都?呆在东棉小区。晚上漆兰静回来,一大家子像往常一样?吃晚饭。饭后,漆夏收拾碗筷,出门扔垃圾的时?候,无意中撞见漆兰静和曹树伟在楼下吵架。

“你再赌一次就别想?过了!我赚钱是为了养孩子,不是给你拿去赌。”

曹树伟嗓音浑浊:“行了,我最近手气不好不去了,可以?吧?”

“以?后都?不许再去!”漆兰静厉声道。

曹树伟打哈哈:“行行行,听你的。”

晚上九点多?,漆夏和漆兰静坐公交回白塔巷。

漆兰静明显情绪不佳,漆夏想?说点什么?,但欲言又止,只是握紧了漆兰静的手。

漆兰静知道侄女的心思,反过来安慰她:“姑妈没?事,你这个年纪好好读书就行了。眼?睛亮堂一点,别像我一样?,识人不清。”

漆夏点头,“我会?努力?读书的。”

姑侄二人又聊了些,聊着聊着才发现坐过了站,漆兰静拉着漆夏赶紧下车。幸好下车地点距离白塔巷不远,走回去也就二十多?分钟,权当散步了。

京市夏季气温高,夜晚连风也是滚烫的。回去的途中经过一条河,人在桥上走,能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漆夏好奇,凑近一看河水黑乎乎的,她问:“姑妈,这条河深吗?”

“前几天刚下过雨,应该挺深的。哎哟你过来,别掉下去了。”

漆夏笑说:“你忘记了吗,我水性可好了。”

海岛长大的孩子,就没?有不会?游泳的。

漆兰静把她拽过来,“会?游泳也小心点。”

说话间,漆夏抬头,看见前方有道身影。是个穿裙子的女人,裙角被风吹得翩跹,清瘦而纤细,仿佛风再大一点,她就能被卷走似的。

引人注意的是,她站的位置太靠前了,几乎脚尖已经到?了桥边,再往前一步绝对摔进河里。

她……她不是要跳河吧?

这个念头一冒出,漆夏心都?揪紧了。

显然,漆兰静和她想?到?一块去了,两人什么?都?顾不上,快步跑上前去,漆兰静一把把人拽离了危险区。

“年纪轻轻有什么?想?不开的……”漆兰静话说到?一半顿住,眼?睛瞪圆了:“陈太太?”

好巧不巧,这女人正是林霜玉。

漆夏也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喊了声:“林阿姨。”

林霜玉眼?神?有点茫然,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后,她笑笑,举了举手中的相机,说:“你们想?哪去了,我刚刚在拍夜景。”

“这样?啊。”漆兰静好尴尬,“抱歉抱歉,我和夏夏误会?了,不过桥上没?护栏,站这么?近太危险了,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林霜玉语气温柔:“没?事,是我拍照太投入了,麻烦你们。”

既是一桩乌龙,解释清楚后林霜玉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就有车过来接她,她挥挥手,上车走了。

漆兰静笑说:“好心办坏事了。”

林霜玉刚刚真的只是在拍夜景吗?拍夜景需要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吗?漆夏总觉得哪里不对。

“姑妈,这件事你和林阿姨的家人说一下吧。这么?晚出门,至少应该有个人跟着。”

漆兰静想?想?也有道理,说:“行,等?会?我和陈奶奶,还?有陈奶奶的儿孙都?说一下。”

七月三号,高二年级期末考结束,大家收拾东西回教室开班会?。

教室里,原先拉开的桌椅已经恢复了原样?,漆夏回到?座位后一直忙着收拾暑假作?业,连褚扬什么?时?候过来的都?没?发现。

褚扬手指敲了敲她的桌面,问:“漆夏,方便加个联系方式吗?”

漆夏抬头,“嗯?”

“我语文太烂,老班说假期多?请教请教你,怎么?,不愿意帮忙吗?”

漆夏点头,“可以?啊。”然后,她把自己的q/q大号告诉了褚扬。

没?一会?,许幼菲和邢安娅也回来了,许幼菲问:“你们暑假有什么?计划?我准备出国玩几天。”

邢安娅:“补课。”

漆夏说:“我要回老家。”

“哇,有半个月见不到?我两位亲爱的同桌了,我会?想?你们的。”

邢安娅说:“其实我不太想?放假,毕竟回来就高三了,时?间挺紧的。”

漆夏在心里说我也不想?,放假就见不到?他了。她装作?不经意间回头,看向教室座位后排,正好看见陈西繁从后门进教室。

盛夏焦金流石,教室里闷热得要命,一丝风也没?有。

男生穿着件白T恤,书包坠在一边肩膀上,乌发蓬松肤色冷白,仍旧是清爽干净的模样?。只是漆夏敏锐地察觉到?,他神?色好像比往常更淡,眼?皮没?什么?情绪地垂着,整个人透着一股冷。

几个和他关系好的男生和他开玩笑,陈西繁只是敷衍地点头,薄唇抿成直线,没?笑一下。

“夏夏,物理试卷有几张?”

漆夏猛地转过头来,说:“十六张。”

接下来的几分钟,漆夏都?有点没?法集中精力?。

是她的错觉吗?陈西繁好像不大高兴。

她看了看旁边乐呵呵的许幼菲,打算套一套话,但转念一想?,这太明显了。而且许幼菲神?经大条,可能根本没?发现。

趁着没?人注意,漆夏又扭头看了一眼?,男生已经趴下睡了。

这时?候,胡忠海捧着保温杯进教室,开始说放假注意事项。漆夏只好安慰自己说,可能想?多?了。

讲台上,胡忠海从防火,防溺水说到?作?业,又从作?业说到?即将到?来的高三,一长串的唠叨后,才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A4纸,说:“班长,发下去,一人一张。”

贺骁问:“老班,你又搞什么?名堂?”

“别废话。”胡忠海喝一口菊花茶,说:“拿到?纸后,写上你们的梦想?,可以?是理想?的大学,理想?的职业,再不行想?考的分数,或者任何愿望。”

漆夏是个实际的人,她写下目标:高考总分突破六百。邢安娅写的是“京平大学等?我”,许幼菲简单粗暴,“吃吃喝喝,环游世界”。

两分钟后,大家都?写完了。胡忠海又说:“行了,折成纸飞机,咱们飞纸飞机玩儿。”

一听纸飞机,全班嗷嗷乱叫,霎时?兴奋起来。

“这个我喜欢,我小时?候折的纸飞机飞得特?别远。”

“放屁!我的肯定比你远。”

“呵,比试比试?”

……

一阵热火朝天地忙碌后,大家都?折好了自己的纸飞机。

胡忠海站在讲台上,语调激昂:“同学们,你们的梦想?准备好起飞了吗?”

“准备好啦——”

“听我口令,三、二、一——”

一瞬间,白色纸飞机从不同的方向起飞,前进,最终降落在不同的目的地,五十多?平米的教室被纸飞机淹没?,好像落了场夏日的雪。

胡忠海声音有点发颤:“各位同学,老师想?告诉你们,承载你们梦想?的纸飞机,无论平稳地飞行,还?是颠簸地前进,它的目的地都?不是这间教室。飞机跌跌撞撞,终将飞向更为广阔的天地。青春只有一次,希望大家奋力?一搏,不负此生。”

大家默契地鼓掌,之后胡忠海又做了五分钟总结,然后正式放假。

这天刚好轮到?漆夏三人值日,许幼菲建议说:“等?人走光了我们再扫吧。”

“好。”

于是,许幼菲和邢安娅去卫生间了,漆夏在教室继续收拾东西。

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后面几个人说:“哎,纸飞机还?挺有纪念意义的,想?把我的那张找回来。”

“别白费力?气了,这么?多?一张一张拆开找吗?”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