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节(1 / 1)

与生俱来的保护机制,会让人忘记一些难过的时刻。

“是么??那我读给你听。”

“不要,那太奇怪了。”她脑袋往被?子里钻了钻,害羞地捂住半张脸,“虽然迟了些,但?你还?是收到了。”

迟了七年。

陈西繁将她抱的更紧,脸颊蹭蹭她的乌发,“应该早点给我的。”

“那时候,我不敢。”

“嗯,是我迟钝。”

陈西繁懂她的犹豫,也理解她的软弱,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遗憾,他迟到了好多?年。

漆夏说:“其实也不算迟。”

他们重逢在最好的时候,这次相遇,再也不是短暂的擦肩。

之?后的半个月,陈西繁越发忙碌,早出晚归见不到人,漆夏调侃他,是不是背着?自己做了什么?事。

陈西繁只是笑,捧着?她的脸亲亲,然后又抱抱,说最近比较忙。

理解他的工作性质,漆夏也没放在心上。

不知?不觉就到了国庆假期,漆圆到家里吃饭,那天陈西繁正好上班,方便姐妹两说悄悄话。

漆夏做了三菜一汤,很?简单的家常菜,哪知?小丫头嘴巴刁,夹一口红烧茄子,说:“姐姐,你的厨艺好像退步了。”

“有吗?”漆夏不信,自己尝一口。

茄子味道太淡,对比她以前?,确实有失水准。

漆夏说:“太久没做饭了,你将就吃吧。”

漆圆惊讶,“你以前?不是每天都做饭吗?现在你不做,那和姐夫一起?吃外卖?”

“他会做。”

先前?漆夏在网上看到一些情?侣同?居注意事项,比如家务分配,毕竟再甜蜜的恋爱,也要回归日常,住在一起?,要考虑很?多?琐碎的事。

但?一个多?月以来,漆夏觉得自己想多?了。

长久的独居生活给足了陈西繁生活经验,他会做饭,做得还?不错,而且学习能力超强。

有一次他们在外面吃到一份南乳焖鹅,漆夏觉得好吃意犹未尽,回来后,陈西繁便自学了那道菜,完美还?原。

他会主动报备行程,有时候早上说,有时候趁着?飞行间隙给她发消息。

至于家务,他们都是爱干净的人,也乐于分担,完全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有矛盾。

总结来说,和陈西繁住一起?的时光,开心又甜蜜。

漆圆幽幽盯着?她,“姐姐,你现在浑身散发着?一股味道。”

“什么?味道?”

“恋爱的酸臭味。”

漆夏白她一眼,“吃你的饭吧。”

吃完饭,漆圆和她一起?收拾碗筷,想到不久前?和赵湘琼的见面,漆夏就和她说了。

“你如果想见妈妈,我可以给你她的电话,你自己去见。”

漆圆摇摇头,“算了吧,好像没见面的必要。”

赵湘琼离家那会,漆圆年纪小,中学时期和大伯母一家生活,后来又和漆夏生活,在她心里,漆夏比赵湘琼更像母亲。

她不想见,漆夏也没说什么?,收拾完碗筷,漆圆和同?学约了去沙漠玩,当天就收拾行李出发了。

人走后,漆夏坐在地毯上,给猫猫剪指甲,然后和漆兰静打了个电话。

“姑妈,最近好吗?”

漆兰静笑呵呵道:“都好都好,你们什么?时候回岚城?来家里吃饭。”

“过年吧。”漆夏顿了顿,又说:“今天是曹玉的生日对不对?代我祝她生日快乐,礼物过年回来补给她。”

“行了,她一个小孩子要什么?礼物。”漆兰静说,“今天我们带她去海洋馆,玩得可高兴了。”

“岚城海洋馆?”

漆兰静:“对啊,这几年岚城海洋馆扩建。我记得你和陈西繁就是在那儿认识的吧?过年回来可以去玩玩。”

闻言,漆夏一顿。

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和姑妈说过,她和陈西繁在海洋馆认识的事。

“姑妈,你怎么?知?道我和陈西繁在海洋馆认识的?”

“他自己说的啊。”

漆夏震惊,“什么?时候?”

“很?久之?前?了,我想想,好像是你上高一那年吧。那时候我不是在陈奶奶家里当护工么?,有一次陈奶奶翻她孙子初中的相册,我无意间看到了你,说你是我侄女,当时陈西繁也在,他说夏令营和你组队去过海洋馆。”

漆夏记起?来,应该是暑期夏令营那会,老师组织大家拍的合照。

这么?说,第一次在白塔巷见面,陈西繁就认出她来了?

漆兰静又说:“那年你要来京市上学,当时住处没解决,还?是他和陈奶奶提议,可以让你住白塔巷。陈奶奶那个大善人,一口就答应了,顺带帮你办好了学籍。”

晚上十点,陈西繁拉着?行李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份甜点。

漆夏抱着?猫去门口迎接他,“吃饭了吗?”

“在航司吃过了,你呢?”

“我也吃了。”

这样日常的对话,每天都会发生,但?仍旧乐此不疲。

陈西繁把甜点放下,俯身,“过来,我亲一口。”

漆夏自觉地把脸凑过去,微微阖眼,陈西繁的吻便落在她的唇上。

蛋糕喵一声,乌黑的眼转啊转,终究没做什么?。

陈西繁轻笑,rua一把猫猫头,“这次不打我了?”

“它吃了你这么?多?猫粮和罐头,哪里好意思再打你啊。”

放下行李,漆夏说:“方颜和许幼菲的表哥过两天结婚,我们明天去挑份礼物吧。”

“明天吗?”陈西繁默了片刻,“抱歉,明天航司培训,我让许幼菲陪你去可以吗?”

“啊,怎么?又培训?”

“临时加的。”

漆夏语气有点失望,但?还?是点点头,“好吧。”

时间已经不早了,虽然明天不用早起?,但?近来漆夏没有熬夜的习惯。她把蛋糕放下,挽上长发,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她便在衣帽间里抹身体乳。刚刚褪下睡衣的一边肩带时,陈西繁推门走了进来。

他定定看着?漆夏,而漆夏也看着?穿衣镜中的他,谁都没有说话。

片刻后,陈西繁走了过来,低头,轻嗅她的侧颈,“要不要我帮忙?”

“你想帮吗?”

陈西繁喉结一滚,“想。”

下一瞬,陈西繁拽着?她的手腕稍稍用力,漆夏便撞入了他的怀中。

白色身体乳在他的掌心与她的皮肤之?间,慢慢融化。明明初秋的夜里气温渐凉,衣帽间却那样热,密不透风似的。

她的睡裙被?撩起?,面对巨大的穿衣镜,泪眼朦胧,咬着?唇,喉间依然溢出声音。

头顶灯光摇晃,说不清怎么?开始的,漆夏仰头,呼吸潮湿的空气。抓紧他,一起?跌入更深的梦境。

又洗了一次澡,回到被?窝里,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漆夏躺在陈西繁胸口,抬头,只见他神色慵懒,隐隐有种餍足的愉悦。

漆夏抚摸他的眉眼,说:“很?晚了。”

“嗯,快睡。”陈西繁轻拍她的背。

“明早约了菲菲逛街,怎么?办,我好像起?不来。”

陈西繁:“那就让她等着?。”

“都怪你。”

“嗯,都怪我。”

漆夏说:“我问你一件事。”

“你问。”

“在白塔巷见面的时候,你就认出我了?”

陈西繁不置可否。

“听姑妈说,让我住进奶奶家,原本?是你的主意?”

“那没什么?。”陈西繁抬手,摸摸她的耳垂,“顺手帮个忙而已,刚好我们又认识。”

漆夏缓缓道:“我一直以为,你不记得我们在岚城见过呢。”

他再次俯身,亲吻她的唇,“宝宝,我记忆力很?好。”

漆夏定了两个闹钟,第二天早早就起?床了,十点出门,和许幼菲一起?逛商场。

这会人不多?,她们也不着?急,走走停停,一直到四?点多?,才选好礼物。

许幼菲一直在看手机,漆夏奇怪:“你今天有事吗?”

许幼菲眼神乱飘,“没有啊。”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