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月顾我 > 145 贪欢(四)

145 贪欢(四)(1 / 1)

(),

贪欢(四)

得了沈裕的允准后,长风很快就令请了位大夫来。

老大夫虽及不上荀家那般声名远扬,但也是京中有名有姓的存在,到不少富贵人家出过诊。

饶是如此,踏进别院时还是难免紧张。

尤其是进了卧房,绕过屏风,发觉那位沈相也在的时候。

刚下朝归家,沈裕身上穿的还是官服。

又因昨夜之事,容锦的态度愈发抵触,以致他的脸色也算不上好,像是外边阴云密布的天气。

老大夫雪白的胡子颤着,正欲行礼,被沈裕打断了。

“不必多礼,”沈裕淡淡道,“看病吧。”

老大夫定了定神,这才看向榻上躺着那位姑娘。

她年纪轻,容色十分清丽,只是人消瘦了些,精神不济病恹恹的,鸦黑的眼睫垂着,对他的到来无动于衷。

仿佛什么都无法打动她。

早前那事一度传得沸沸扬扬,老大夫也曾有所耳闻,如今一见,便猜到这应当就是传闻中沈相那位外室。

只是……

就眼下这个情形,不似盛宠,倒似一对怨侣。

搭在脉枕上的手腕,青痕犹在。

竹月连忙覆了层丝帕,老大夫也只作不知。

他隔着层丝帕诊脉,唯恐有所疏漏,沉吟好一会儿,才问起近日的症状。譬如咳嗽几日、饮食如何、歇息如何……

容锦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压根记不清,也懒怠着回答。

竹月掐着指头正算着,沈裕却先答了。

声音泠泠如冰水,仿佛透着冷淡,但又答得毫不拖泥带水,显然是对她的病情了然于心。

老大夫愈发迷惑起来,但也知道这种事并非是他应当好奇的,只问道:“先前服的方子,可否拿给老朽一观?”

沈裕颔首,竹月随即取了先前荀朔留的那张药方过来。

“这……”

老大夫与荀氏素有往来,乍一看这字迹便觉着眼熟,细细看过后更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迟疑道:“用药并无任何问题,纵然是要老朽来,也并无更高明的方子。”

荀朔年纪资历虽不算老,但已是荀家这一辈最杰出的子弟,得荀老爷子真传,这种病在他手中不会有什么差错。

长风、竹月心知肚明,沈裕自然也不会不清楚这一点。

一室微妙的寂静中,竹月勉强笑道:“您按自己的心意开方子就是,兴许更为对症呢。”

见沈裕默认了这一提议,老大夫捋着胡须,也不再多言。

眼下这气氛实在古怪,他只想尽快脱身。

天色渐晚,侍从点了灯后,纷纷退去。

沈裕并没要人伺候,自顾自地换了家常的衣裳,再看时,容锦已侧身向着内侧,从始至终未曾同他说过一个字。

额角的青筋跳了下,沈裕打破沉寂,问道:“是困了,还是不愿多看我一眼?”

他想看容锦同他笑(),再不济?()?[()]『来[]&a;看最新章节&a;完整章节』(),哭也成。

哪怕容锦摔瓶砸杯,让他离开,都好过眼下这样,像是尊无悲无喜的泥塑。

得不到半分回应。

沈裕气极反笑,在床侧坐了,不疾不徐道:“我以为,你会想要知晓清淮的事情。”

他并不想表现得对此过于在意,只是在提及“清淮”二字时,还是不自觉地咬得重了些。

威胁的意思便更为明显了。

容锦攥紧了薄毯,悄无声息地睁开眼。

“我与他并无什么干系,”容锦嗓音微哑,涩然道,“只要你遵守诺言,令他官复原职,今后如何,与我无关。”

“哦,”沈裕拖长了声音,话锋一转道,“若我食言呢?”

容锦难以置信地回头看他。

她一直刻意避免回忆那日在马车上遭受的折辱,更没想过,沈裕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可容锦也很快意识到,沈裕若当真食言而肥,她并没什么办法。

苍白的面容泛起病态的红,她身体微微蜷缩着,怀中抱着薄毯,又咳了起来。

似是气急,又似是脱力。

沈裕眼中有无措的情绪掠过,起身倒茶时,溅出几滴。

他抚着容锦的背,将茶水送到她唇边,冷淡道:“不过随口逗你的而已,值得为他急成这般模样?”

喉头似有腥甜之感,容锦一时也顾不得许多,就着他的手喝了半盏茶水,才勉强压了下去。

她有气无力地倚在沈裕肩上。

温软单薄的身体很轻,像是朵留不住的云,用力些,就要消散了。

沈裕卸了些力气,原本躁动不安的心稍稍安定,将声音也放软了些:“锦锦,不要再同我置气了,好不好?”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容锦轻笑了声,替他补完未尽之语:“……除了自由。”

沈裕想要的,就是她当一只乖巧、听话的金丝雀,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解闷的存在罢了。

她从前装得了一时,可若要一辈子如此,就太为难了。

沈裕不语。

“这世上,容貌胜于我的大有人在,愿意受你摆布的,兴许也不少,”容锦低声道,“你又何必非要与我互相折磨?”

两人这样亲密无间地依偎着,可她却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诛心的话。

沈裕的心像是沉进了寒冬腊月的冰湖之中,好一会儿,才缓缓反问道:“你以为,我只是贪图你的样貌吗?”

他抵着容锦的肩,将两人分开些,定定地看她的反应。

沈裕并无疾言厉色,但只要了解他的人,都能看出来这已是气急。若换了旁人,此事怕是已经跪在那里请罪了。

容锦并没答,只是将衣襟扯开些。

如霜似雪的肌肤之上,昨夜那场荒唐留下的痕迹十分刺眼,只是如今再看,少了几分旖旎,更多的则是无声的控诉。

()沈裕哑然。

他那时是被情|欲与不甘冲昏了头脑。

既恨容锦昔日舍自己而去,也怨她不肯低头,甚至想祈求她如当初那般,撒谎骗骗自己也好。

可她半点回应都不给。

到最后,他近乎偏执地想要在她身上留下些什么,用以填补怎么都难以满足的、空落落的心脏。

他的自制力在容锦面前,总是不堪一击,兴许也确实掺杂了私心与发泄的意味,令他如今无可辩驳。

窗外雷声大作。

酝酿了大半日的乌云,落下成雨,不过顷刻之间便成了漂泊大雨,透过半开的菱花窗溅入房中。

&n

bsp;竹月正要来关窗,瞥见两人这副情形,僵了一刻,随即又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沈裕这才回过神,替她掩好了衣襟,低声道:“既累了,就早些歇息吧。()”

是夜,沈裕宿在了书房。

容锦此举本就是铤而走险,与沈裕对峙时,背后甚至出了层冷汗。

见奏效,才终于得以松了口气。

接下来几日,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

沈裕每日归家后,会与她一同用晚膳,兴许会说上只字片语,有时也会一言不发,而后依旧往书房去。

月底,苏婆婆终于回府。

她这些时日在山上静心礼佛,对家中之事一概不知,从竹月那里得知容锦的消息后,连衣裳都没换,便径直来了听竹轩。

容锦的病依旧不好,人也憔悴得厉害。

苏婆婆一见,便知道人恐怕不是心甘情愿回来的,心下叹了口气,暗道了声&a;ldquo;孽缘?()?[()]『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当初沈裕回京时,连伤带病,比容锦现在还要狼狈些。

他原吩咐了,不准将此事告知苏婆婆,只是才将朝中的事情理了个七七八八,便病倒了。

高烧不退,昏迷数日。

苏婆婆一直守在身边,听他昏迷之中反复念着“容锦”的名字,再三逼问,才终于从成英那里得知了江南之事。

在那以后,她也曾旁敲侧击地数次劝过沈裕,许多事情强求无益,到头来不过伤人伤己。

只是他已弥足深陷,又哪里听得进去?

到如今一语成谶。

苏婆婆拢着她的手,无奈道:“你受苦了。”

容锦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红了眼,看起来十分委屈。

苏婆婆本就喜欢容锦,见此,更是心软得厉害,缓缓道:“莫哭,婆婆再帮你劝劝。”

容锦先前说想吃苏婆婆亲手做的桃花酥,不过是一句托词罢了,但为此,苏婆婆还是亲自下厨为她做了一笼。

晚间亲自送了过来,又专程绕去书房,见了沈裕。

她了解沈裕的性情,并没开门见山地道明来意,而是先提了这些时日在禅院的种种。

“惠寂大师托我带句问候,经年未见,也不知你棋艺是否进益?”苏婆婆含笑道,“若何时得了空,不如去看看故人。

()”

沈裕撑着额,兴致阑珊道:“我与佛门无缘,去了怕是冲撞神佛。”

话虽如此,但着实看不出有半分虔诚之心。

苏婆婆知他敷衍,无奈地摇了摇头:“若夫人尚在,怕是要罚你抄经了。”

沈夫人在世时,笃信神佛,沈裕少时每年都会被她带去禅寺别院小住。每每犯了错,罚抄的也不是什么四书五经,而是佛经。

沈裕想起旧事,一哂,烛光下映着的神色柔和些许。

苏婆婆觑着火候差不多,这才终于提了容锦之事。

有些话竹月她们不敢说,苏婆婆倒无需顾忌太多,直言道:“她这病反反复复,总也不好,是心结解不开、心病所致,便是讨来灵丹妙药怕也无济于事。”

沈裕眼中稀薄的笑意所剩无几,面色也冷了下来。

“你千里迢迢地将人带回来,难不成,就打算这样一直将她关在院中吗?”苏婆婆长叹了口气,“公子,这绝非长久之计,你应该清楚才对啊。”

“我明白。我只是……”沈裕闭了闭眼,艰难道,“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也怕稍一松手,容锦就又会从他手中溜走。

得而复失,这样的事情若再有一次,他恐怕真的会疯。

沈裕卷着书页一角:“婆婆,我该怎么办才好?”

只有在许多年前,沈裕少时,不小心办砸什么事,才会这样小心翼翼地问她。

后来年纪渐长,尤其是自漠北归来后,便再没什么事情能令他这般了。

苏婆婆唏嘘不已,可一时间却也答不上来,只无奈道:“总不该是眼下这样。”

蝉鸣不休,更漏滴答,扰得人心烦意乱。

过了好一会儿,沈裕终于放过了满是折痕的书角,忽而道:“婆婆,我想娶她。”

他似是说服了自己,又强调道:“我要迎娶她过门。”

苏婆婆讶然,回过神后试图劝阻:“这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她这回过来,本意是想劝两人之间缓一缓,没想到适得其反,竟促使他做出这种决定。

一时间心都凉了半截。

她知道沈裕出于什么考量,可此举非但不能留住容锦,恐怕只会将人推的越来越远。

“您不是早就盼着我娶妻生子,好延续血脉,”沈裕道,“如今该为我高兴才对。”

苏婆婆哑然。

她确实有此想法,可不该是这样的。

她一直盼着,沈裕能寻一个两情相悦的姑娘,琴瑟和鸣、白首偕老;再不然,如旁的世家公子一般娶妻纳妾,生儿育女也好,纵然谈不上感情深厚,但也能开枝散叶。

昔日将容锦送至沈裕房中,便是为此。

但唯独不该是现在这般,将喜事当做束缚的枷锁。

这样一错再错,谁能从中讨得半分好?

只是还未等她想好该怎么劝,沈裕已经起身出了门,往容锦所在的卧房去。

容锦用过晚饭,原本已经没什么胃口,但对着苏婆婆亲自送来的桃花酥,还是拈了块,细嚼慢咽地吃着。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时,愣了愣,酥皮落在了翻开的书页夹缝之中。

沈裕已经有数日未曾踏足卧房,容锦见着他后,眼皮一跳,下意识向后挪了挪,险些带翻了榻几上的茶水。

她肢体动作中防备的意味太过明显,沈裕犹如当头浇了冰水,在几步远处停住了脚步。

他知道,容锦对于将要听到的事情,绝不会如自己这般期待。

容锦望着他晦明不定的眼眸,咬了咬唇:“何事?”

她唇角沾了一片细小的碎屑,自己却毫无所觉。

沈裕按捺下想要上前为她拭去的冲动,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在另一侧坐了:“同你谈一桩‘交易’。”

他与容锦之间,已谈不了情爱。

将其定义为“交易”,于她而言,兴许更容易接受。

容锦不明所以,偏过头看他:“什么交易?”

“你嫁与我,为我生一个孩子,”沈裕平静道,“我给你你想要的自由。”!

深碧色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盘古神藏 亲爱的灵石 神泣:精灵学院 暴走的炼丹师 秦川修仙记 七星刀圣 大魔神传奇 麒麟历险记 罗云秀才传奇 天道烬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