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打豆豆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打豆豆(1 / 1)

真灵小世界里的日月循环好像突然变慢了,昼夜交替也感觉被延长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就它如同三千年前没人知道里面究竟发成了什么一样。

但是,在太清、剑宗、珞珈寺以及神武阁高层,一直流传着一个只有四家老祖才有资格知道的隐秘。

每逢阴阳交汇之际,五方小世界的轮回便会错乱,伴随而来的,是小世界气运的崩塌,白昼变短,黑夜延长,以半年为期,循环往复,直至闭合。

三千年前,五方同启,九家尽殁,虽无一人生还,但太清一神实境后期强者在临殁之前,凭借上脉自天道大战始便遗传下来的一道上古秘术,最终还是将驻营异变的诱因通过小世界的法则结界传回了当时守护在小世界外的四家老祖神识之中。

这位强者传回的信息,只三十二字营地秘现,四方伏诛,一道不消,真君难出。三千甲子,渡一轮回,水漫真灵,筑道永生。

四家老祖在得到这三十二字箴言后,相互约定,待三千年期满,各家各派一名仙体弟子带队进入真灵小世界,照箴言所示,探寻真君之秘。

没有人考虑过一旦隐秘出现,这些进去的弟子是否还能出来,在渡劫期修士眼中,仙体也不过了了,死了便死了,只要有一丝成功解开隐秘的机会,代价没有上限。

“你叫林止忧?”

“青玄剑宗橙光峰亲传弟子林止忧,参拜逍遥老祖!”

“箴言已下,记住,按照巫、佛、体、道的顺序,依次灭之。”

这是临行前,发生在青玄剑宗万剑涯的一幕。

“太清雷脉弟子叶子道,参拜元清老祖!”

“小娃娃,箴言已下,巫、佛、剑、体,放心去做吧。”

这是发生在太清三圣观中的一幕。

“慧觉,我佛慈悲,巫、剑、道、体,你就在那方世界好生超度他们吧,早登极乐,早沐佛光。”

“慧觉恭领禅佛法旨!”

这是发生在珞珈法寺小灵山里的一幕。

“巫、剑、佛、道,可能办到?”

“弟子祝真,谨遵九宫老祖训令!”

这是发生在神武真阁真武宫内的一幕。

……

日出东方月落西,阴阳交汇一道亡,当地平线泛出一缕白光,而白光顺着大地摄入每一个早已等候多时的修士眼中时,应证箴言的时刻到了。

“太清道令,诛!”叶子道一马当先,率众浩浩荡荡的杀向菩提道场。

“青玄剑令,杀!”林止忧手执长剑,飞越千里黄沙。

“真武训令,出!”祝真抱臂于胸,悠哉悠哉的赶往西方。

“灵山法旨,起!”慧觉如老僧入定,静坐于佛像前,不疾不徐的缓缓启动大阵。

太清到了,没有片刻耽搁,立马投入对佛门大阵的攻击中,出手既是全力,誓出无悔。

剑宗到了,按照约定,将佛门东面围得死死的,同时派出一个小队堵在北面,防止体修突袭。

体修到了,他们倒是悠闲,像看堂戏一样,自顾在剑宗警戒线外安坐,仿佛这里的一切都跟他们无关似的,神武阁,仅仅只是过客!

而佛门这边,自太清叩阵之时起,所有沙弥均已顶在阵中,全力维持大阵。与他们一起的巫族,遵照慧觉法旨,被慧能安排了道场后方。

临别时,慧能语重心长的对巫族这边领头之人道“慧觉师兄慈悲,不忍巫族受难,大阵一破,尔等各自逃命去吧!”

领头之人欲言又止,内心充满了对佛门的感激,想带着大家尽一份力,但却始终开不了这个口,大难将至,唯有活着,才是最大的慈悲!

慧能明白他的无奈,一边飞向大阵,一边劝道“佛门大阵,唯佛法可持,人多无益。阵在佛存,阵亡亦乃劫数,巫族施主,一旦阵破,带着你的族人,安心走吧!阿弥陀佛!”

说完,人已消失不见。

巫族领头人看着大阵所在的放向,用佛家的礼数,双手合十,喃喃自语道“佛门大恩,我巫族上下必永世铭记,愿佛祖保佑诸位,阿弥陀佛!”

其他巫族弟子也学着他的样子,诚心诚意的朝大阵放向叩拜,此时此刻,他们对佛门的敬畏,再不似之前那般敷衍,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恩。

当慧能回到大阵时,战斗已经白热化了。

太清把弟子分为三拨,轮流对大阵进行攻击,佛门这边也把自己的弟子分为两拨,依次替换。

尽管太清这边人多势众,但短时间内,却也拿大阵没什么太好的办法,破阵本身就是个体力活,比拼的也是双方的底蕴,急不来。

剑宗这边一直在东面进行骚扰行进攻,虽然佛门将大多数战力调派到东面,但碍于大阵余威,他们也不敢冒进,只按照与太清的约定,一边骚扰,一边加紧组织包围圈,防止破阵之时有人逃走。

这种打法,陈云算是看明白了,感情搞了白天,自己就是跟着来打酱油的啊!

他和李星南等一批筑基后期的弟子,被林止忧安排在了包围圈的最外面,既不用参与骚扰进攻,也不用防卫体修的偷袭,简而言之,就是没事不用上,有事上了也不管用那种。

对此,陈云倒是乐见其成,眼看没自己什么事,他便又开始琢磨着如何寻个机会杀掉韵双了。

因为韵双和他们一样,也被安排在了外围,且彼此离得还不远,只有短短的几里,这点距离,对于陈云来说,也就是几个纵身的功夫。

想到就干,陈云审视了包围圈一眼,见短时内不会出现什么特别大的变动,于是避开李星南的注意力,悄悄摸摸的朝韵双那里移了过去。

等他摸到韵双处,打眼望去,这个小娘皮倒是比他还悠闲,此时正和妹妹韵柠一起,好整以暇的观看者内圈弟子的进攻。

陈云飘飞到两姐妹边上,笑容和煦的请礼道“两位仙子好。”

韵柠对陈云没什么映像,见他莫名其妙的过来问候,不解的看向自家姐姐,只当他是来找韵双的。

说实话,韵双也没猜到陈云这个时候过来找她的目的,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陈云。

“韵双师姐,师弟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还不等韵双回应,见此人真是来找自家姐姐的,韵柠便识趣的离。

等韵柠走了,韵双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盯着陈云,嬉笑道“求我?你还不如去求林师姐,她可比我说话管用多了。”

陈云自然能听出她话里的嘲讽意味,也不在意,只一脸无辜的继续讨好道“师姐说什么,师弟听不懂,我来找您,确实有事相求。”

韵双见陈云还在装,也懒得跟他继续打哑谜,有些事情,陈云不知道,不代表她不知道,“有事就说,说完赶紧回去,别怪我没提醒你,待会阵破之后若是从你那里跑出去一个敌人的话,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破阵?开什么玩笑,照这进度下去,没个三五天,能破才怪了!

“师姐教训的是,说完我就回去,绝不耽误宗门大事。”

“那你倒是说啊!”

额!陈云凛了凛神,尽量装作一副真诚的样子,缓缓道“不瞒师姐,自从来到营地以来,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跟踪自己,故此斗胆前来问一下,是不是师姐你。若是的话,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师弟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若不是,还请师姐帮忙调查一下,看看到底是谁想对师弟不利,请师姐明示。”

陈云这话倒是让韵双有些费解了,难道他也被人跟踪了?若果真如此的话,事情恐怕就没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你怀疑这事与咱俩都有关?”

陈云知道自己前段时间跟踪韵双的事对方肯定有所察觉,如今这样说,只是想引起她的重视,好找个理由把她支开,寻个偏僻的地方结果掉她。

“除此之外,师弟想不到任何理由,不满师姐,我怀疑咱们当初在出发营地前的对话,怕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

韵双此时也是一脸凝重,事关灵根,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是说?”

不等她说完,陈云立马接话,“不错,我怀疑此人必是咱们剑宗内部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师姐你好好想一下,能对灵根感兴趣的人,他背后站着的是谁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听完陈云的判断,韵双的神情更加凝重了,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一旦出了小世界,陈云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而自己,也会因为知情不报找到牵连,结果也好不到那里去。

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是核心弟子,还和林止忧交好就能免除惩罚,在宗门那些大修眼中,陈云也好,自己也罢,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事关灵根,即便是林止忧也保不住两人。

“那你有什么打算?”

本就是信口胡诌的,能有什么打算!于是双手一摊,假装无奈道“师弟也正是因为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这才来找师姐商议的嘛!”

韵双看他一副认命的样子,心中顿时起了疑心,你会没办法?

不过她也没点破,“合着照你的意思,我就只能认倒霉,等回到宗门以后跟着你一起被某个大修灭口呗?”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