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俗人剑仙 > 第一百四十五 老二的悲哀

第一百四十五 老二的悲哀(1 / 1)

见韵双上钩了,陈云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师姐稍安勿躁,事情还不至于到哪一步,这不还没出去嘛,多少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

“别再墨迹了,有话直说。”

陈云讪然一笑,指了指远处的战场,接着道如此天赐良机,师姐难道不认为这是最后舍命一搏的机会吗?

师弟有个想法,反正太清那边短时间内也破不了和尚们的龟壳,咱们不妨利用这段时间,揪出幕后之人,然后再趁乱灭口,如此,既不用担心出去小世界后有人会怀疑咱们,也不用承担诛杀同门的风险。”

“所以,你打算?”

“此事宜早不宜迟,今夜就行动!我会一个人离开队伍,吸引那人过来跟踪,到时候师姐你再躲在一旁,等他一出现,咱们就把他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合二人之力将其诛杀。”

陈云这个办法看起来行得通,可是其中漏洞百出,别人来不来单且另说,即便来了,难道两人就真能打得过?

“你敢笃定别人一定会来?”韵双没有问人来了以后能不能诛杀的问题,只要确定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其他的再想办法。

陈云耸耸肩,“不敢。可是还有其他办法吗,赌一赌呗!”

听完陈云的话,韵双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赌一赌吗?嘿嘿,我知道你很强,可未免太自信了吧!

“好,我答应你!”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忽悠成功了,陈云立马将时间约定,“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师姐,三更时分,东北方向五十里,合作愉快。”

说完,根本不给对方思虑的机会,立即转身飞走。

韵双看着陈云远去的背影,一脸的玩味。陈云吗,嘿,本姑娘还真没看错你,脑子不好使,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陈云回到自己的岗位后,随意扫了一眼剑宗这边的骚扰态势,随后便抽身离开,作为一个合格的恶人,提前踩点是必备的素质。

围绕在菩提道场周围,厮杀从未停歇,不断有修士陨落,随后又会被新的修士顶上,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来到傍晚。

佛门大阵内,此时沙弥的伤亡已经过三分之一,而太清那边也好不到那里去,伤亡人数基本和佛门相当。

慧能自己都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来找慧觉了,拖着疲惫的身体,苦劝道“慧觉师兄,照这样打下去,咱们迟早会被太清攻破的,到时候师兄你再想走,恐怕就来不及了。为了灵根,为了佛门,我再次提议,请三位师兄先撤,让慧能带着余下的师兄们守阵。”

慧觉再一次拒绝了,“慧能师兄,守阵去吧。”

尽管心有不甘,面对慧觉的坚持,慧能也只得再次退走,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全力维持大阵不被攻破。

待慧能走后,慧觉突然原地消失,再一次出现时,已经到了慧空慧寂两人身边,“两位师兄,三更时分,大阵破,所有人全部退守佛堂。”

“领法旨!”慧空慧寂没有问为什么,事情到了这一步,两人心中其实已隐隐有所猜测,事情,恐怕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慧觉传达完信息,没有回到原来的地方,而是来到佛堂,开始启动一座早已准备多年的金刚秘阵。这座阵法是经过多年一点点苦心经营起来的,其稳固程度,与外面那座残破不堪的所谓大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里,才是佛门真正的依仗!

与太清打到现在,慧觉相信,双方肯定已有默契,彼此也一定都清楚,若巫族灭后箴言还未应验,佛门,已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不是巫族之后的最佳选择。

事实正如其所料。此时,太清这边,叶子道望着攻到现在依旧未露出破绽的佛门大阵,叹道“巫、佛、剑、体?看来,得改改了!”

随即,叫来边上的南宫君绍,“君绍师弟,吩咐下去,让众弟子收收力吧,假装佯攻就行。”

南宫君绍听得一脸错愕,这就不打了?

不过他也没当面质疑叶子道的命令,自顾领命离开,随即吩咐其他人将命令传达到各个进攻小队。

当太清突然减轻了攻阵的力度,一直密切关注着此处战况的林止忧随后便收到了消息,“启禀师姑,太清那边突然放慢了进攻力度,恐防其中有诈!”

离睿一直被林止忧安排在南边盯着太清与佛门的战况,本就对结盟颇有微词的他,此时更是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的担忧。

林止忧听完离睿的禀报,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担忧,难道太清改变注意了?

事关真君隐秘,林止忧相信,四家中不管是哪一家,一定会默契的把巫族当作第一个牺牲的对象,事情发展道现在,也正是朝着这个既定目标去做的。

可林止忧心里也清楚,不管是哪一家,也一定都想过万一巫族被灭之后箴言还未应验的情况,之前种种布置,其根本目的便是结盟太清,示好体修,让佛门成为四家之中的备选目标。

现如今太清突然放缓进攻,其中诡诈,她不得不防。

但无论如何,由剑宗诛灭巫族,这是四家到目前为止共同默认的,这点,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自己都不能临时变卦,否则,有关应证真君隐秘的箴言将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包括剑宗在内,大家没时间了!

思及此,林止忧果断对离瑞下达剑令,“吩咐下去,大阵一破,所有弟子不必理会其他,全力围剿巫族即可。

另外,你去告诉各队队长,让他们在剿灭巫族之后,不得逗留,必须马上带领各队弟子迅速脱离战场,后退百里,然后结阵以待。”

没有人知道巫族灭后箴言会不会应验,也没人知道它将以何种方式应验,为了以防万一,林止忧只得如此安排。

“弟子遵命!”离睿领命走了,他不知道师姑明明已经开始怀疑太清了,为何还执意要剿灭巫族,但这不重要,身为青玄剑宗弟子,服从剑令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同样的情况,体修那边自然也注意到了。

当祝真收到太清放缓进攻的消息时,他并没有觉得很意外,事实证明,佛门确实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拿捏的,尤其是在防御方面,佛门的造诣,恐怕不在太清之下。

“祝真师兄,那帮牛鼻子老道搞什么鬼,兴师动众半天,就这?”袁钢很不解,他实在看不出太清此举的意义何在。

祝真笑了笑,“袁师弟,我早说过,佛门可比他们想象中要难对付得多了,现在叶子道已经撞得满头包,不及时收手,难道还要和佛门死磕下去不成。”

此话一出,连欧叔敖也疑惑了,“祝真师兄,照你这意思,太清不忙活了吗?”

祝真又笑了,这次笑得特别畅快,“哈哈,不,不白忙活,你看东边不是还有一群剑疯子等着巫族自投罗网吗。”

欧叔敖懂了,感情打了半天,连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巫族反而成了替罪羊了?思及此,后背就不由得一阵发凉,忍不住看了祝真一眼,器神宗什么时候不会也这样被体修给卖了吧?

“欧师弟,想什么了,你放心,神武阁不是佛门,器神宗也不比巫族。”

欧叔敖讪讪一笑,“师兄说笑了,我没想那么多。”

想没想祝真心里清楚,不过他也能理解,青玄大陆名义上虽为九家共主,但说到底,真正掌握决策权的,也就只有道、剑、佛、体四家,他们五家的处境。

“好了,太清和佛门的戏唱完了,接下来就到咱们神武阁和剑宗了,袁钢师弟,你吩咐下去,让所有弟子向东靠拢,一旦发现巫族窜逃,立马与剑宗一起围剿,记住,一个都不留!”

袁钢听到训令,又疑惑了,“师兄,剑宗会放咱们过去?”

面对这个刚猛有余而果决不足的师弟,祝真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放心,剑宗会同意的,林大美女还巴不得咱们早点参与了,执行训令去吧!”

“谨遵训令!”袁钢对祝真,那是相当信服的,只要他说了放心,那袁钢就真的放心了。

待袁钢走后,祝真也随即离开,有些事情,可以让其他人去办,而有些事情,则必须自己亲自去办。

林大美人,假如巫族一家不够,那么,我祝真只能对不起你了。幽冥之下,你若要怪,也只能怪青玄剑宗走得实在太快了,现在,是时候停下来等等我们两家了。

其实,从太清下令放缓对佛门的进攻开始,叶子道也好,祝真慧觉也罢,即便是林止忧,也都已经意识到了巫族之后的备选将会是谁。

除了剑宗,还有哪家更适合了?

即便所有人都知道,要想拿剑宗开刀,付出的代价将会是难以想象的,甚至要超过佛门,但三家最后还是默契的选择了剑宗,如同四家默契的选择了巫族一样,很多时候,所谓代价,其实根本不值一提。

太清想要打压老二,佛门和体修也想超过剑宗自己当老二,这便是大势所趋,要怪,还真的只能怪剑宗走得太快了,老大怕被超过,老三老四又想追上,不拿你剑宗开刀,难道还眼睁睁的看着你做大不成。

这个道理,林止忧懂吗,她懂,所以才会下达巫族灭后后退百里结阵以防不测的剑令。但她不惧,青玄剑宗的地位从来不是别人给的,剑疯子的威名也从来不是靠嘴上功夫得来的,几千年来,它是每一个青玄剑修一剑一剑拼杀出来的。

林止忧敢赌,也愿意赌,一赌巫族应箴言,二赌剑宗争天命。

你们三家不是想拿剑宗开刀吗,那就看看到底是你们的牙口硬,还是我剑宗弟子的剑更利?    。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