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启程(2 / 1)

从树叶缝隙间透析过来的阳光碎影落在少女的脸上,青色琴尾鸟动听的歌唱牵动尖耳朵一颤一颤。顺着叶脉聚集、从叶尖滴落的露水在她的鼻尖上碎落,冰凉的微刺触感让鼻翼一阵抖动。从毛毯紧紧裹住的温暖梦乡中脱出,清醒的世界降临了。

宿营的早晨也是少女【日常】的一部分,就算没了熟悉的同族们和村庄里清晨早餐的香味。对已经习惯了风餐露宿的她而言,这种宁静清新无疑还是有着独到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几乎会让她忘掉一些不快。

“早安,小姐,有做好梦吗?”

无论本意是礼节性问候还是别的什么,捉摸不定且含有有意无意的嘲弄——少年像歌唱一样清脆的声音把清爽早晨的好心情粉碎的彻彻底底。

糟糕起来的心情和不快的视线一齐投向身侧,尖刻地回敬脱口而出:

“没有你这样的人物存在的梦境,的确可以称之为【好梦】。”

犀利的言辞直刺过来,对言语之刃毫无感觉的蓝发少年似乎注定于羞愧难堪无缘,戏弄观察的轻佻目光在精灵姣好的面孔上游走,本已绷紧的空气再次开始不断升温。

“得出精神很健旺,不愧是精灵,身体复原能力比人类强上一截。”

“蹩脚医生,你这种充满可疑对比的诊断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老实说,还有点恶心。”

从少年的无礼言语和眼神,精灵笃定这个人类的出身显然不好,至少在家教方面如是。与之相反的是见识、应变能力表现的出彩抢眼,加上他所持有的神秘力量,精灵在心底写下了对少年的初步映像评估报告。

【有能力的混蛋】。

用粗话贬低侮辱他人这一行为对她来说实在很难想像,但在这个可恶的家伙面前似乎并不存在退让的选项。

“所以,混蛋先生——”

“多余的词汇让淑女离你越来越远,娇贵小姐。”

“没有多余的措辞哦,未经许可染指未出嫁女性的身体,而且还制造了那种惨无人道的场面,无论何人来置评,结论都是一样吧!”

“为没有任何联系、初次见面的路过女孩挺身而出,与身份不明的杀手拼死搏杀,最后承受着某明奇妙的指责还要保持男士的风度——这简直和英雄故事主人公一样的事迹都让我不好意思起来了。”

折叠起来打包收好的毛毯被子跟其他杂物塞进了背囊,那个工整的像块打磨后的四方形光滑石块的包裹被利索的塞进车厢固定起来。

“不过,现在我们既没有时间用来不好意思,也没有功夫唠叨。收拾一下就出发,早餐就在路上吃好了。”

“什……什么?”

“反应真慢啊……”

说着像是不满、不耐烦的话,少年的手臂伸到精灵的大腿下面,另一只手以同等的速度环住背部,连毯子和褥子一起包裹着的精灵就这样被横抱起来,真是俗称为【公主抱】的标准姿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媲美落雷的惊叫遍及整个森林,被惊吓到的各色飞禽从树林中扑腾着翅膀飞向朝阳普照的青空。

“你你你你你你……你在搞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白皙的皮肤急速渲染上薄薄的粉红,眼神散乱无光,尖耳朵以不可思议的高频震颤着。

“公主抱啊。”

高度淡定,没有半分疑惑的话从少年口中送出。

这反而让精灵更加困扰……应该说无法淡定。

“所以说——你究竟在搞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哪有认识不到一天,彼此连名字都不知道就抱女孩子的,而且还是公主抱抱抱抱抱抱抱抱!!!!!”

“用其它方法能耗太高啦,还会让伤口裂开喔,别捶我,那样也会让伤口裂开的。”

“色狼!变态!”

“说了别乱动吧,很快就完事了。”

“痴汉!鬼畜!!”

“真麻烦,这么挤……恩,总算是进去了。”

“混蛋!禽兽!!!”

清爽的早晨,鸟儿在鸣啼,晨风拂过树叶“沙沙”的伴奏。带有违和感且游走于道德和年龄限制边缘的可疑争吵还在没营养的继续,合着无良龙族发出的【交尾!交尾!是交尾吗?!】和侏儒感叹似的【年轻真好……头脑发热的味道……这就是青春啊……】之类的间奏,整合出让旁人的黑线满额、肠胃抽搐的蹩脚协奏曲。

“那么——,小姐你的部族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掌印拳印完全消退的脸庞被晨辉所照耀,一如既往的充满朝气。之前被某位不断击打脸部、胸口的事情就像是从未存在过的浮云。嘴唇描绘着淡淡上翘的弧线,精致的微笑仿佛流出世间最清澈的温和气息。

尚未退去潮红的面孔从不见少年的倒退风景别转过来,残留着忿恨的的目光冷冷的回敬轻浮的发言者。

【怎么可能告诉无礼的色狼!!】

充满血丝和怒火的翠绿眸子散发着明确的信息,空气中全是拒绝的味道。

“如果没有明确目的的话会很困扰呐,现在可是三个单身男人和一个年轻貌美、尚未出嫁的小姐结伴在荒野旅行。嘛……我们和小姐你都很清楚这其实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不过对那些生活平淡乏味需要调味料、喜欢八卦花边新闻的人群来说又怎么样呢?以讹传讹越来越远离真相,满足大众的好奇心和乐趣,最后被群众的想象力塑造成桃色传闻——这样好吗?”

平稳温和的声音听上去和挑衅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可以放大的音量和不怎么避讳的言语让精灵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把脸埋进了膝盖。马上有省悟到这里是只有他们四个匆匆过客的无人森林,理解到自己再次被戏弄后,恼火的眼神再次投向前方那个没事人一样的驾车人。不过在旁观的黑龙跟侏儒眼里,那张紧抿嘴唇的通红面孔实在欠缺凶悍、威胁那类词汇所表述的气质,更像是在闹别扭的思春期少女。

“原来如此,我已经理解了。明明长得还算过眼,却只是和老头、小孩子厮混在一起。有那样一张只会说坏话的嘴,加上不招人待见的烂性格,根本不会有女孩子喜欢。那张普通的长相都算是浪费了,不,根本是长错了身子。别说你今年6岁,就算到了60岁也别想有女人会靠近你!”

在乡村,5、6结婚生子属于常见的范畴。作为重要劳动力的青壮年理所当然的应该尽早自立成家。李林这样单身的状况虽然谈不上有多罕见,依然属于【不多见】的范畴。精灵少女的反唇相讥可说是得体应景的讥刺,只是有个知道内情的家伙并不认同,并且决定纠正这种错误观念。

“这个可是需要纠正的啊。精灵的女孩因为不清楚实际情况才会做出这种发言吧,不过从我们入住阿尔贝利希的巢穴以来,各种各样的年轻雌性就开始不断的上门搭讪或者送东西过来,还有不少年老的雌性上门询问李林大人像是家庭情况、是否结婚、有没有中意的女孩这一类枯燥单调的问题。不过我个人对年老的那些能否进行交尾持保留态度,那种年纪受孕产卵的几率……啊!阁下,我说的是事实吧!那种满脸皱纹的明显不合适……啊!别再打脑袋!会变笨的!!”

“真奇怪,明明记得以斜角45度劈下去的话就能立即治愈精虫上脑的毛病,同时还附带给治疗对象转换正常属性的效果?”

“那是什么可疑的治疗方法啊?!而且劈入角度也绝对不是45度!”

“对哦,这次是度,前一次是62度。”

“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

“嗯……果然角度的正确是必要的呢。”

“那根本不是重点吧吧吧吧吧吧!!!!!!!”

类似孩童的悲鸣,重复劈砍某物的钝响,脸上挂着亲切的少年,似乎在幸灾乐祸偷笑的侏儒,还有——

“你们给我稍微有点紧张感好不好!!!!差不多适可而止把!!稍微有点成年人的样子,三个混蛋蛋蛋蛋蛋蛋蛋!!!!!!!”

对像是说唱演员、傻瓜三人组一样肆无忌惮冒傻气的家伙们忍无可忍的精灵。

以火山喷发般的气势将像是中年家庭妇女多年积累下来的怨气一口气爆发出来后,她倒是感觉轻松了不少,至少不会被奇怪的不满和压力折腾到脱线抓狂。

一口气把压力全部泄出去后,牵动伤口而引起炙烤般的痛楚,无力支撑发飙的身体躺回了车厢地板。

收敛起玩闹也似的戏谑表情,李林又回到了那副隐含微笑的淡然面容,随手一道弧线划过空气,准确的45度斜劈在尼德霍格的脑袋上发出沉闷的钝响,仿佛体内的什么开关回路被打开的黑龙飞快的转到车厢尾部,从小箱子里翻出一包像是植物干燥后研磨出来的粉末颗粒,又三两下打开装水的皮囊将粉末和着水灌进精灵的口中,只过了一会儿,紧皱起来的少女眉宇开始逐渐舒缓趋平。

“好吧,如你所愿。我们把已经跑题歪楼很远的话题重新拉回正确的方向上来吧。你考虑的如何了?准备好告诉我们一个详细的地址了吗?”

服下有麻醉镇痛作用的粉末后,伤口不再疼的那么厉害。此刻,充满从容的声音传递到鼓膜上过滤出少年的余裕,应对这份余裕的压力让眉宇再次出现起伏。

“也许我们可以无视未出嫁少女和一群光棍男人旅行带来八卦传闻的问题。不过,觊觎窥伺着你们一族的居所和其下方金矿的家伙是否会给我们扯皮闲逛的宽裕时间呢?连续两次灭口行动的失败就能让他们脑袋冷静下来的话,自然最好不过。只是因为失败的刺激而采取极端手段的可能性更大,放着这种危险前景不管,和我们一直僵持——真的可以吗?”

不是质询也不是商量,单方面展现充满风险的前景和唯一的选项。少女柔弱的肩膀颤抖了几下后,泄气般的垂了下来。

“我明白了。”

从碰上这个人的那一刻起,所谓的【选择】就不存在了。

“我会指出方向的。”

屈辱和苦涩从咽喉震动出无奈的音节,连这个声音组成话语仿佛也不属于自己的意志,只是按照眼前之人的想法编织出来的东西。

她没有反抗的权力。

“感激不尽。”

白水一样淡然无味的客套话在这种情势下变成比少女品尝过的一切滋味都要辛辣的夸耀和讽刺,甚至挥发出些许恶毒。

“我可是真心实意的感谢啊。你要一直带着那种偏见去待周遭事物,最后只会成为长不大的小女孩,就你优秀的资质而言,实在是可惜了。”

“什么?!”

逼迫别人服从自己的蛮行之后是扮演说教者吗?——只能做如此解释的精灵怒视着那张头也不回的侧脸,不管是那种分不清是轻蔑还是其它意味的笑脸或是那种穿别人心思的洞察力,又或者组织言语让别人落入掌控的那份狡猾,甚至这个蓝发小子的存在本身统统都成了精灵厌恶愤怒的对象。

他很聪明,也很优秀,但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卖弄!!

“羞辱女人就那么让你开心吗?混蛋!”

“伤脑筋……我都已经说过了,现在再说一次,小姐,你的视线被偏见遮蔽了。”

承受过怒骂的洗礼后,淡薄的仿佛与李林无关的语调慢慢反驳着:

“你根深蒂固的认为人类是不可信任的欺诈之辈——仅仅【偶然的邂逅与救助】这种偶发事件就对初次见面且完全不了解的人物付出信任诚然是不可取的做法,考虑到你的出生、立场以及两个种族间的糟糕关系,也不是不能理解。但一味的过度防备只会让你陷入被动,从被动的态势中产生出恐惧和怀疑,进一步激发防卫本能活性化、视线变得更加狭隘——真是个糟透了的恶性循环啊。”

【这种剖析别人的吐槽方式跟腔调也烂透了。】

无从反驳李林的言语,只是坚持用那双坚定的眸子瞪着那张侧脸,冷淡目光无声的吐着槽。

“另一方面的原因嘛……只能说,我实在是个太过优秀的好男人了吧。”

“这是哪个次元哪根葱的自恋狂逻辑啊啊啊啊啊啊!!!!!还有那个表情!!那个眼睛向上斜视的陶醉表情!!都跟谁学的的的的的的的的!!!!!!!!!!”

完全忍不下去了!!

再次将火山爆发、海啸山崩般的气势所有的吐槽点一口气发泄出来。退避到一旁的尼德霍格跟阿尔贝利希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同时向勇敢创造奇迹的精灵少女行起了敬畏的注目礼,其中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认同。

“所以说啦,别总是用那种建立在偏见之上的主观标准去衡量自己不熟悉的事物。为何夸赞自己即为自恋狂?自恋狂的定义为何?定义其存在的论点又为何?请回答我的提问,然后指摘出来吧,与我相符合的那几项。”

琥珀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和风细雨般的轻声反击将精灵的责问与怒吼击倒在地,粉碎至体无完肤,少女的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谦逊乃是美德。但一位贬低自己、褒扬别人的家伙就是可信的吗?在我眼中,除了极少数真正尊崇向往美德而严以律己之人以外,多数是以美德为掩护心怀不轨之辈,不然就是存在【自我否定】之类极度自卑心理的人格障碍患者——不管怎么说,我和这三种人可是完全走不到一起的。”

“你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情绪开始缓和下来,感慨一样的话语从松弛的表情下开始缓缓流出。精灵似乎对这位驾车人和路边大夫有了些许的改观。

“起来明明只是个乡下孩子,却知道的比我见过的博学者都要多……精灵、矮人、兽人、侏儒、人类里面像你这样的家伙,就我所接触的范围内,没有第二个。”

博学的知识,细致的观察分析,敏锐的抓住重点,然后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入手,轻松的掌控、解决问题。——无论从什么样的标准来评价,这都是十分优秀的素质体现。不过当上述评语和【6岁的少年】这个标注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能够适应这股强烈违和感的人总是少之又少的。更多的……只怕是羡慕嫉妒恨。

“依据适当的环境条件,花上一点时间和精力去培养一个谦逊温和的形象也是一种有效的做法。但是呐,小姐。所谓时间并不是一种可以无穷无尽挥霍的廉价品,假设我从一开始就摆低姿态尝试和你建立起互信关系,的确,这个过程双方的感觉都能够有所照顾到。只是如此一来消耗的时间实在太长,在不必要地被延长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会错过什么——这都是完全无法预测跟保障的。这一层意思,你应该明白的。”

人类方面的势力极有可能提前采取行动,根本没有时间可供浪费。

李林想要表达的话语概括来说,就只这一句。为了这简单的一句,采用了简单粗暴却确实有效的做法。

“想得还真周全呐……”

不明对象的嘲弄从背后飘过来,驾车少年的嘴角弯曲的更加深沉且难以捉摸。

“一直拖到现在才说,实在是不好意思呢。不知道接下来的赔罪是否能够搏得小姐你的宽容?至少,就把这个当做是我展现合作意愿的诚意吧,顺便也对你愿意为大家指引方向一事表达谢意。”

勒紧缰绳让马儿减速、停步,轻盈的跳下马车,松开缰绳的右手抚上额前,捋过了被蓬勃精气鼓荡起来的碎发刘海。用来固定蓝发的头带划入指缝,随即与马蹄掀起的迷眼风尘一起飞舞。后座上的精灵错愕的张开了嘴,翠绿的眼瞳因难以置信而圆瞪着。

——如夜空穹顶般无暇的漆黑头发,深深印在精灵的视膜上。

%%%%%%%%%%%%%%

ps:女一号都出场了,怎么书评区的大家都还是冷冷清清的?请尽快帮忙宣传啊!着那个点击率和冷冷清清的书评区,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另外求助!会做封面的朋友能不能帮个忙?qq号464205,谢谢!

最新小说: 南烟霍北冥 苟道修仙,从种田开始 制霸超级碗 全球进化:我移植了至高神心 全职法师之魔法天赋 关麟关羽三国关家逆子龙佑荆襄小说全文阅读 无上仙家 社恐魔女在末日 从继承永生仙王衣钵开始纵横诸天 创造神话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