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1 / 1)

丁雪葵并没有被开解到,动了动嘴角,略有几分憋闷:“我和她还是同个娘生的呢,反而没有你跟妹妹融洽。”

她隐隐觉得,四姐姐认为她夺走了娘亲的宠爱。

确实,她是在姐姐走失后出生的,多少有些移情作用……

曲凝兮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侯府孩子少,小时候也不是那么和睦,后来叶姨娘彻底服软,后院被周氏全给按压了。

因为她生了唯一的嫡子。

曲凝兮不评价女子的生存之道,只说曲婵茵这人,颇有点心直口快,倒是不难相处。

两人没有一直凑在一块,曲凝兮边走边看,缓步上了二楼。

二楼的玉器摆件多一些,她寻思着,莫约下半年祖母会回京过寿,可以尽早挑着合适的寿礼。

转过一座圆形博古架,眼角余光很快被一块白色大件给吸引住了。

曲凝兮定睛看去,那是一个浑然天成的白玉棋盘,极为精美夺目。

那么大一块整玉雕刻成棋盘,想来价值不菲。

两盅棋罐,白子腻如羊脂便罢了,它的黑子由墨玉制成,色质均匀,竟是连这等颜色都透出惊艳感来。

为之驻足片刻,曲凝兮正要迈步离开,丁云馥从侧旁走来。

她也一眼被这大块白玉给吸引了,上前来,伸手轻抚棋盘:“曲姑娘觉得它如何?”

曲凝兮突然被搭话,如实回道:“此物令人倾心。”

“你要买它么?”丁云馥轻哼一声:“我也想买,怎么办呢?”

“丁姑娘请便。”曲凝兮本就不打算买它。

丁云馥屈指一敲白玉,挑眉道:“你又不买了?”

曲凝兮一摇头:“我不擅棋艺,也不知把它给谁合适……”

她话音刚落,丁云馥收回触碰棋盘的手,衣袖不慎卷到了棋罐,将它带落在地。

‘叮当’很大一声脆响,大珠小珠落玉盘。

棋罐子摔了,里头棋子散落一地,奔远了去,有的经不起磕碰还碎裂了。

两人齐齐一愣。

立即就有店内的伙计和掌柜的赶来,一阵哎哟叫唤,愁眉苦脸。

“这可如何是好呀?!”

丁云馥甩开袖子道:“曲姑娘害我摔了棋罐,棋子裂了我也不想要了。”

她居然这么说,曲凝兮蹙眉:“跟我没关系。”

映楚连忙帮腔附和:“分明是丁姑娘带落了它!”

掌柜的怕她们相互推脱,忙道:“这棋盘价值八百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啊!”

是要追到家里去要的!

丁云馥一撇嘴:“八百两算什么,只是不乐意给。”

曲凝兮不知道她为何非要推到自己头上,反正不是她该给的账,她也不想认。

两人各执一词,丫鬟的证词全然不顶用,很快惊动了宝窍阁里的其他人。

掌柜的认出了其中一位,乃是东宫的家令官,太子中丞程骆明,时常跟随太子出入记录起居,眼熟者众多。

他连忙请人来主持公道。

东宫的人对曲皇后绝没有好印象可言,程骆明背过手,沉声道:“区区八百两,想来大长公主府还丢不起这点脸面。”

言下之意就是丁云馥没必要撒谎,而曲凝兮在狡辩。

程骆明还想起一件事,翻开随身携带的小册子,道:“太子宅心仁厚,两个月前曾关怀了曲姑娘的腿脚扭伤,今日若有不便之处,不防直言。”

他呵呵一笑,明天,他就让全尚京都知道,东宫替皇后的娘家代付了八百两白银!

第14章第十四章全都是破绽

曲凝兮抿着唇瓣,陷入两难之境。

八百两银子对寻常百姓而言,不是小数目,她给得起,只是不愿替丁云馥承担过失。

况且被他们这么一说,今日不论她买不买账,都讨不着好。

她扭头看向丁云馥,道:“不敢跟太子殿下比仁善,不过,丁姑娘这手抖的毛病还是治一治的好。”

原本没想着交好,这么一遭过后,不交恶都不成了。

白玉棋盘很是漂亮,即便棋子棋罐有些损毁,过后还能找玉料来填补。

曲凝兮想好了它的挽救方案,正要让掌柜的包起来。

边上的丁云馥双手抱臂,道:“我的手没毛病,但是有些话听不得。”

“最厌烦你们这些闺秀,张口就是不擅书画不会弹琴的,听着就来气!”她两眼瞪着曲凝兮:“这棋罐算在你头上有问题么?”

“就是因为你的缘故,害我摔了它!”

丁云馥的语气非常理直气壮,以至于,原本有几分气恼的曲凝兮都愣了愣。

原以为她看自己不顺眼故意拿此事刁难,可这会儿听着又有些微妙……?

映楚看一眼程骆明,笑道:“这位大人听出来了么,棋罐就是丁姑娘摔的,她说要算在我们小姐头上。”

“此事,彦某可以作证。”

一位蓝衫男子缓步出来,气质温雅,语调沉稳:“方才,彦某恰好目睹,是丁姑娘的衣袖导致棋罐掉落。”

“彦檀先生?”

程骆明大叹失策,出现了证人,还是这位亲自开口。

他帮谁不好,偏偏帮了丁四姑娘,尚京有关她的传闻,可都不怎么样,脾气怪得很!

这偏架拉的……简直让东宫蒙羞了!

嗯?

这个名字,让曲凝兮不由自主多留意了他两眼,五官端正,眉目俊秀。

那日在花林里没能见着,今天才得以看到彦檀本人。

真是太巧了。

丁云馥丝毫没理会程骆明的感受,也没把彦檀的证词放在眼里。

她高高的扬起下巴,道:“本就是因她之故,有瑕疵的棋子我不要。”

所以不可能买账。

丢下一句话,就这么带着侍女,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掌柜的苦着脸,不敢拦她,没想到事情会这般展开。

曲凝兮摆脱了道德层面的裹挟,不想让他为难,愿意买下这套棋盘。

本就看着挺喜欢的,修补过后,依旧是珍品。

听上去,丁云馥不是想污蔑她摔落棋罐,而是真心实意的认为[她的话我不喜欢导致我摔了东西]。

推卸责任的最高境界,便是先说服自己。

曲凝兮不清楚丁云馥为何会有这种思维,左右怎么听,都是她不占理,而且还没有遮掩的意思。

程骆明待不下去了,草草一拱手,扭头就走。

心中不断腹诽,就四姑娘这样的,公主府陪嫁了金山银山,寻常人也是不敢迎娶。

她怕不是要做尚京独有的一份!

按理来说,不论男女老少,哪有不爱惜名声脸面的,丁云馥就不。

妄为到一定程度,不顾虑任何人的感受,全然无视旁人的看法或评语。

曲凝兮买完棋盘,目光落在彦檀身上,略一踌躇,还是朝他致谢。

彦檀侧挪一步避让开了,“当不得曲姑娘这句谢。”

他望着眼前这小姑娘,面容楚楚,在心底叹一句有缘无分。

道:“白玉棋盘雕工精巧,彦某见之心喜,曲姑娘不若原价转卖于我。”

他要买这个棋盘?

曲凝兮考虑了一瞬,拒绝道:“本应成全先生喜欢,但既已经是瑕疵品,岂能原价转手。”

彦檀毫不介意,微笑道:“不妨事,我手头有些玉料原石,闲时也会做些粗糙雕刻,可自行补上棋子,修复棋罐。”

这套器具,罐子也是玉石制成,才那么不经摔。

曲凝兮闻言,不由犹豫。

彦檀又道:“彦某对棋艺一道浅有涉猎,还望曲姑娘割爱。”

他这么一提,曲凝兮猛然想起那回相看前看过他的生平介绍,琴棋书画无一不通。

当即不再犹豫,点头同意。

不过损毁部分必须折算掉一百两,双方银货两讫,避免单方面占便宜。

曲凝兮道:“此物落先生手里,才是物尽其用,不至于沦为摆件。”

彦檀忍俊不禁:“若赏心悦目,叫人心生愉悦,谁又能说摆件不好呢。”

他眸光温和,与她的一触即分,克制又守礼。

这话似乎意有所指,又也许是她想多了。

彦檀用七百两白银买走了棋盘,曲凝兮什么也没捞着,算是用一百两花钱消灾了。

最新小说: 他的小可爱甜翻了 满级大佬飞升中,请勿打扰 斗罗大陆之真实世界 斗破,重生萧炎他姐 斗罗:无双神将,开局忽悠千仞雪 一人之下,童子命?我替身使者! 顶流学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渡劫被雷劈转世:她封神归来 异世大陆:废材辅灵师 司爷笑了: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