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1 / 1)

人一离开,映楚就出言开解她,道:“小姐别往心里去,程骆明不是殿下的人。”

明明已经投靠了殿下,还被东宫的人针对,且又无故破财,心里哪能痛快呢。

“我没事。”曲凝兮不会往心里去,她的心性早就被磨炼出来了。

况且,东宫的家令官不帮曲家人,多么正常。

他们又不是同一阵营的。

但映楚这么一句,让曲凝兮不由自主的陷入沉思。

太子中丞就跟陛下的起居郎差不多,品级不高,却几乎时时紧随左右。

这样的位置非同小可,谁敢放任给其他人?

他不是裴应霄的人,难不成会是皇后的?

姑母的手眼已到了这般地步么……

可是裴应霄的诸多伪装,如何瞒得住程骆明。

曲凝兮一直想不明白,堂堂太子殿下,有何必要刻意戴上温柔的面具,总不能是为了收拢民心?

她相信,就算裴应霄撕掉这层伪善,臣民一样拥戴他。

因为他出身正统,能力出众,一切生而如此,天经地义。

东宫内外若是严密如铁桶,滴水不漏,势必会引起警惕。

故意留个缺口,只展示他想让人看见的一面,是裴应霄的行事风格。

示人以弱,麻痹对方……

曲凝兮走着走着,忽然顿住了步伐。

初夏的天气,她的背后冒出一丝寒意。

——太师太傅乃至太子中丞,不都是……陛下安排的人么?

“小姐?”映楚跟着停下。

曲凝兮小脸煞白,心口处鼓动不停。

她扭头看映楚,蠕动着柔软的唇瓣:“往后,还是别跟我说这些了……”

她怕不是要思虑过重,噩梦缠身。

“怎么了?”映楚不解。

她道:“我透露此事,是想让小姐知道,殿下善辨是非恩怨分明,是一位明主。往后,还是一位明君。”

他不会因为曲皇后随意迁怒谁。

程骆明的个人行为可不能算在东宫头上。

映楚这样特意提醒,是因为收到了裴应霄[她若不安分就处理掉]的命令。

她不希望曲凝兮心里把东宫视作敌对,在某个时刻做出不明智的选择。

殊不知,曲凝兮丝毫没有察觉这份苦心。

她已经通过程骆明,猜想到更加深层次的东西。

她觉得……以前种种,充其量是裴应霄最浅显的秘密。

否则难以解释他的伪装,皇后和二皇子对东宫构成的威胁,压根不够看。

……他要是知道自己想了那么多,恐怕一刻都不会让她苟活。

曲凝兮下意识抬手,指尖触及自己光滑细嫩的脖颈。

裴应霄的手掌那么大,轻易就能把她捏紧掐断了……

元宵节那天晚上,亲眼目睹的一幕,实在太过刻骨铭心。

以至于,每当她设想自身的死亡,总是同样的方式收场。

“小姐可是不舒服?”映楚面露担忧。

曲凝兮摇摇头,两手护着脖子,嗓音放得极轻:“我、我想给殿下写几首情诗……”

“啊?”映楚愣住。

“请务必帮我传递给他。”曲凝兮一脸认真。

她以为自己安全了,最近很是松懈,除了一开始口头上对太子表示爱慕,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不能如此。

全都是破绽。

映楚挠挠脑袋,稀里糊涂就应下了。

看来小姐听进去了她的话,是真心想要投靠东宫,以自荐枕席的方式?

第15章第十五章夜游

曲凝兮已经没有了玩乐的心思,看了一圈,没见着二妹和小弟,就连丁雪葵都不知上哪去了。

这时听见谁喊了一句:“楼上打起来啦!”

掌柜的被小伙计匆匆忙忙拉到三楼去救场,曲凝兮眼皮一跳,道:“我们上去看看。”

很多时候,她不妙的预感极为灵验。

宝窍阁的三楼聚集了不少人,这会儿打架的双方已经被拉住了,曲凝兮远远看去,不正是她找的那几个。

曲允邵刚开年就跟吕国公家的小孙子打过架,眼下两人狭路相逢,轻易就闹一块去了。

丁雪葵挡在中间劝架,曲婵茵也拦住了他,不过看样子,在被拉住之前已经有过肢体纠缠。

周围有零星几样物件损毁。

掌柜的一脸头痛,今日是撞了什么太岁,怎就不能安生?

他觍着一张笑脸上去,两边说好话,哪位都不想得罪。

康祯昊是个胖小子,下巴一圈圆滚滚的,今年同是十一岁。

他一生气就上脸,涨红一片,指着曲允邵说要给他下战书,让安永侯府不要认怂。

曲允邵寸步不让,叫嚣着让整个吕国公府跪下当狗。

两人的狠话,看得围观群众一阵乐呵。

还得是年岁小不懂事,无所顾忌才好玩,说动手立马不含糊。

不过现在劝架的人这么多,显然是打不下去了。

掌柜的出面调节,两人各自都有错,宝窍阁的损失由双方对半赔偿。

至于后续想怎么掰扯,只要出了这个门,就不关他的事儿了!

康祯昊被强行拉走了,曲凝兮也过去认领曲允邵。

今日目睹者众多,想要瞒着父母是不可能的事情。

曲婵茵噘嘴道:“吕国公护短得很,定然要为小孙儿上门讨说法。”

“怕什么,”曲允邵哼了一声:“我们先下手为强,派家丁去把康家大门给堵了!讨说法谁不会?”

“你说得轻巧!”曲婵茵瞪了他一眼,道:“你在外惹祸,爹娘不罚你,只会罚我跟大姐姐!早就说不带你了……”

“不带就不带!我下回还不稀罕跟了!”曲允邵本就在气头上,当下就要跟她吵。

曲凝兮与丁雪葵作别,临走前,没有提在二楼发生的事情。

丁云馥是她四姐,她如何开口都有些不合适。

反正丁雪葵回家后,自然会听说。

今日大抵是不宜出行,才会发生这么多小意外。

回府之后,把事情一说,果然惹来大人的责备。

“怎么又跟他打起来了?”周氏一副慈母心肠,赶忙搂过曲允邵细细查看,“可有伤着哪里?”

“你们两个,如何做人阿姐?”曲辕成拉着一张脸,皱眉喝问:“一个弟弟都看顾不过来吗!”

曲婵茵开口解释:“爹爹,我过去时,他们已经打起来了……”

“住口!”曲辕成截断她的话:“三郎年幼,你们出门岂能撇下他自己去玩?”

他扭头吩咐柳婆子,去把叶姨娘叫过来。

连累她姨娘跟着听训,曲婵茵顿时抿着嘴,红了眼眶。

曲辕成越想越生气,又指着曲凝兮骂道:“这次是康祯昊那个混小子,要是换做其他意外,谁来承担!”

吕国公蛮不讲理,上回就纠缠不休,被多少人家看笑话。

曲辕成满肚子烦躁,要罚她们姐妹二人去祠堂反省。

“爹爹管人叫混小子,可知外人又是如何看待三郎的?”

曲凝兮今天有些累了,才不要去祠堂待着,她道:“随行的婆子和书童都拦不住,他难道不混么?”

一言不合就动手,家中教导夫子告诫,通通充耳不闻。

外人都说,曲家三郎迟早是个小纨绔。

十一岁说小不小,尤其是已经过了启蒙阶段,长此以往,将会如何?

“大姐姐凭什么这样说我!”曲允邵难以置信,气得摔了杯碟。

周氏跟着脸色一沉:“晚瑜,你还敢顶嘴,亏得三郎尊你为长姐,便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弟弟!”

“他都敢摔碟盏了,”曲凝兮抬眸望向周氏,问道:“娘亲觉得,三郎再遇上康祯昊,会融洽共处么?”

“不可能!”曲允邵捏紧拳头:“我必然要揍他!”

这个回答,全然在意料之内。

最新小说: 我的娇妻是总裁 重生之再造传奇秦尘林心柔 温暖的殓 篮球之黄金时代 我在现实世界当精灵镇长 送葬者:陆上最强雇佣军 男人三十之,虎归山村 鬼灭之雷 霍格沃茨:糟了,我成伏地魔了 什么?我家娘子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