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 / 1)

接下来,漆夏花了半小时打理小号空间。攥写简介,更新皮肤,这种用心经营的感觉让人很有成就感,她沉浸其中乐此不疲。

房间里有台笔记本电脑,因为款式太老被陈奶奶淘汰了,漆兰静担心她用得上,便借了过来。

趁着这会有空,漆夏打开电脑继续写《飞鸟和鱼》的故事,写到十点刚好两千字。她把这两千字以日志的形式更新到q/q小号,然后简单收拾一下,出门去东棉小区。

在白塔巷口等公交的时候,正巧旁边站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正怂恿另一个,主动加某某男生的q/q。

“啊,我不敢,如果他不同意怎么办?”

“管他呢,先加了再说!成为好友可以围观帅哥日常耶,你真的不心动?”

“不行不行,被他拒绝的话太丢脸了。”

……

漆夏怔怔地想,如果自己申请添加陈西繁q/q好友,他会同意吗?

直觉告诉她,少年心中自有尺距,大概率不会同意的。就像那个雨夜,他借给她伞,只是因为良好的教养,而不是别的什么。

说到底,他们不熟。

旁边的女生还在嘀嘀咕咕,漆夏抿唇,由人推己,她也很想出现在陈西繁的好友列表里。

周末对于漆夏来说,总是有干不完的家务。

到了东棉小区她推门进屋,就看见乱糟糟的客厅,玩具衣物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厨房里待清洗的锅碗瓢盆堆成小山。

这些事漆夏不做,就得下午回来的漆兰静做。

漆夏没有抱怨,把客厅和厨房收拾干净,坐在小板凳上背了会单词,没多久姑父曹树伟回来了。

曹树伟不知道去了哪里,看样子应该一宿没睡,他坐在客厅吞云吐雾,烟灰弄得满地都是,使唤漆夏给他煮一碗面。

漆夏照做,煮好面条后曹玉想出去玩。曹树伟敷衍了事,让漆夏带曹玉下楼,别吵他休息。

东棉小区外面有片空地,支了篮球架和不少儿童游乐设施。

曹玉玩了一会滑梯,看见别的小朋友有棒棒糖吃,嘴巴一瞥,“表姐,我也要吃糖。”

漆夏摸摸她的小脑瓜,笑说:“嗯,我们去买。”

每周的生活费漆夏都能省下三四十,她带曹玉在超市买了棒棒糖,给自己买了一瓶可乐,然后姐妹二人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晒太阳。

超市旁边有个网吧,没多久,一群网瘾少年走了出来,漆夏看见,曹蒙也在其中。

曹蒙嘴里叼着根烟,正和一个黄毛勾肩搭背地说笑。

“刚刚那哥们的鞋子,是AJ迪奥联名款吧,得两万多?”

“你听他吹,那货顶多也就是个山寨,正版颜色比他那双要深一些,我在学校见别人穿过。”

黄毛啧啧两声:“你们学校的学生这么有钱吗?叫什么名字,说得我都想认识一下了。”

“陈西繁,金融街寰宇投资银行知道吧?就那家银行老板的儿子,在我们学校读高二,巨有钱,出手还大方,听说送他朋友的相机好几万。”

“卧槽,这种金大腿你不得抱一下?”

“我倒是想抱,可惜不在一个年级,也不是一个班的。”

……

这一刻,漆夏像吃了口泥巴,恶心绵绵无法忍受。

她低头装没看见,但曹蒙还是发现了她和曹玉。曹蒙和黄毛告别,然后喊了漆夏一声表姐,又蹲下逗曹玉玩儿。

回家的时候,漆夏背着已经睡着的曹玉,和曹蒙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话题不知怎么转到了陈西繁身上。

曹蒙说:“表姐,你们班的陈西繁……”

“我们不熟。”

曹蒙瞅她一眼还想再说什么,但漆夏没给他机会,一声不吭地越过他,径直上楼了。

与此同时,漆夏听见身后传来不屑的冷嗤。

漆夏抿唇,步子迈得更大。

曹蒙的心思她差不多能猜到,无非是借她在五班的便利,和陈西繁走近一点。

漆夏不想成为谁的跳板,也不想陈西繁被这样的人缠上。她更不希望,年少时代纯粹的喜欢,被冠上别的东西。

四月初,高二年级迎来了第一次月考。

月考前漆夏几乎患上了焦虑症,走路背书吃饭想着没改完的错题,就连梦里都在考场上奋笔疾书。

漆兰静以为她读书读魔怔了,考试当天早晨,摸着她的脑门说:“也没发烧啊。”

只有漆夏自己知道,她只是不想分数太难看。

陈西繁年级第一,至少……至少她别是倒数吧,多考几分,至少分数排行榜上,他们的名字会近一点。

虽然那并不能代表什么。

两天月考很快就过去了,附中老师效率奇高,考完试的第二天,各科陆续出分。中午,漆夏和邢安娅吃完午饭回来,一进教室就被班长魏宇鹏堵了。

魏宇鹏叫嚷着,“漆夏你好牛,语文137单科年级第一,你是没看见啊,老胡在办公室嘴巴都快笑到耳朵后面了。”

“好厉害。”同学们纷纷来恭喜她。

漆夏怔住了,反应过来顿时松了口气。语文考得不错,那其他科目,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事实证明,漆夏的感觉是对的。

下午年级大榜一出,漆夏总分560,班级排名二十九,年级排名五百多。除了语文,她的其他科目在原有水平的基础上,都有了三四分的进步。

排名表就贴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一帮同学围着看了又看。漆夏看见,陈西繁总分712,年级第一。

152分的差距。

漆夏在心里对自己说,她还要更努力一点才行。

这天放学后,刚好轮到漆夏和许幼菲值日。

倒完垃圾,两人手挽手去了一趟卫生间。卫生间和操场隔着一条绿化带,漆夏先出来,就站在绿化带旁边等许幼菲。

她抬头,目光在一号球场巡睃,那是陈西繁最常打球的地方,几乎每天下课放学,都会有他的身影。

然而,这次却没看到他,漆夏有点失望,鼓鼓腮帮子收回了视线。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下,不知什么时候,许幼菲走到了她身边。

漆夏一惊,“你干嘛吓我?”

“看什么呀,跟丢了魂似的。”

漆夏搪塞过去,“没什么,刚刚有个路过的女生特别漂亮,我多看了几眼。”

许幼菲不相信,“谁啊?还能比你漂亮?”

“你别这么夸我,我以前很丑的。”漆夏实话实说。

许幼菲视线凝在漆夏脸上,没舍得移开。已经认识一个多月了,彼此都熟悉,但许幼菲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漆夏。

少女皮肤白皙,五官单独拎出来并不完美,但组合在一起就是好看到不行。再加上漆夏性格安静,自带清冷气质,一眼看上去,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就是话太少了,安安静静不争不抢,很容易让人忽略。

许幼菲一把揽过漆夏,“以前丑是以前的事,现在美不就行了?来,仙女贴贴。”

回去的路上,许幼菲说饿了想吃零食,漆夏也有点,但这会学校超市已经关门了。两人走到三楼,转过楼梯拐角,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男生抱着个橙色篮球,他应该是刚运动完,冷白的面颊和脖颈上挂着一层薄汗,额前碎发微湿,身上的蓝白校服显出几分少年气,又有种恰到好处的性感。

漆夏看得微微出神,心跳都漏了一拍。

陈西繁正低头和数学老师曾巍说话,越走越近,漆夏听到曾巍说了一串数字,似乎是个q/q号,说是某某竞赛负责人的,嘱咐陈西繁记得添加。

少年漫不经心地应下,“知道了。”

交代完曾巍就急匆匆走了,漆夏熟练地移开视线,装作低头走路的样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哥,聊什么呢?哇,这些老师怎么总是找你啊?”

陈西繁看许幼菲一眼,并不打算回答,只是转着手里的篮球,透露出别管闲事的意味。

许幼菲撇撇嘴,“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等等。”陈西繁叫住她,把篮球抛给许幼菲,“把球拿回教室。”

许幼菲顺着梯子往上爬,“叫我帮忙?那你得拿出点诚意来啊,有吃的没?我和夏夏好饿。”

陈西繁插着兜,有点无奈,但还是摸了摸校服外套口袋,掏出来两袋吃的递给她们。是两个小蛋糕,一个草莓口味,一个枣泥口味,陈西繁说:“贺骁给的,应该没毒。”

许幼菲一点也不客气,接过枣泥口味的直接撕开咬一大口。

剩下的那个还在陈西繁手里,男生抬眼看向漆夏,示意她拿着。

距离不算太近,但漆夏脑袋已经凝滞快转不动了。她紧张得手心出汗,强忍着,故作平静地与他对视,“不用了……”

“嗯?”陈西繁歪了下头,似乎有点不解:“不是饿了吗?”估计他以为漆夏不喜欢蛋糕,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薄荷糖递过去,问:“这个呢?”

“我……”话说到这份上,漆夏不好再拒绝,双手接过草莓蛋糕,轻声道:“谢谢。”

“小事。”说罢陈西繁冲她两抬了抬下巴,“走了。”

夕阳西坠,晚霞片片,少年的背影浸在柔光里,渐行渐远。

漆夏面色如常,和许幼菲回了教室。

一路上,只觉心跳鼓鼓,快要蹦出胸口。口袋里那块草莓蛋糕好像拥有灼热的温度,烧得她掌心发烫。

漆夏想,这件小事她会记很久很久。

这一天,喜欢的男孩子送给了她一块草莓蛋糕。

以至于一整晚,她做的梦是甜的。

第8章

那块小蛋糕保质期有半个月,漆夏没舍得吃,一直放在床头书桌上。当晚,她登录q/q小号,发了一条动态。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