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 / 1)

2013年4月9日

谢谢你的蛋糕。

月考成绩公布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邢安娅常年上辅导班分数想低都难,她考了679分,班级第四年级排名十七。至于许幼菲,就像她开学自我介绍说的那样,成绩确实很普通,总分没过400,但她以后不愁出路,所以每天仍是乐呵呵的。

附中高手如云的环境,让漆夏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努力学习不仅是想离陈西繁更近一点,也是为了更好的大学。她决定每天下晚自习回家后,再刷一套数学题和背三十个英语单词。

这天,漆兰静夜里起床上卫生间,看见漆夏屋里还亮着灯,心下奇怪就过来看看。

“夏夏,还不睡吗?十二点多了。”漆兰静推门进屋。

“整理完这道错题就睡了。”漆夏抬头冲她笑得温软,“姑妈,你也还没睡呀。”

漆兰静进屋帮他铺床,欣慰又难过。侄女乖巧懂事,读书用功,再看她的亲儿子,怎么就不成器呢?她每个月给补习班塞不少钱,但这次高一月考,曹蒙总分才390。

漆兰静无声叹气,说:“注意身体别太辛苦了,你这个成绩上一本没问题的。”

曾经,她的目标是一本,但现在心态不同了,总会下意识计算自己和他相差几分,多少个名次。

漆夏抿唇,“附中厉害的学生太多了,所以我也要努力才行。”

努力地,再靠近他一点。

“好好好,你最让人省心了。”漆兰静铺好床就准备回陈奶奶那屋了,临走前想到什么,又说:“夏夏,我听曹蒙说,你和陈奶奶的孙子在一个班?”

漆夏笔尖顿了顿,担心露出端倪没敢抬头,只是嗯了声。

好在漆兰静什么也没察觉,嘱咐说:“陈奶奶之前说的只是客气话,人家毕竟和咱们不一样,在学校不要麻烦他,非必要不接触,当正常同学相处就好了。”

“我知道了,姑妈。”

漆夏从没想过麻烦陈西繁什么,少年距离她很近,又很远。

这样的人,能遇见已经是此生一大幸事了。

可能因为晚上加大了作业量,白天上课,漆夏明显感到精力不足。

下午第二节语文课,胡忠海正在讲《离骚》。四月天气渐热,校园春意盎然,教室内气氛沉闷,学生都有点犯困。

《离骚》生僻字多,晦涩难懂,身边的许幼菲拿书挡着脑袋睡得很沉,邢安娅在做数学题,漆夏用力掐了几下手背,还是感觉昏昏欲睡。

胡忠海的声音成了最佳催眠曲,终于,漆夏坚持不住了,脑袋耷拉下去,眼睛也闭上了……

“揽茹蕙以掩涕兮,沾余襟之浪浪……”下一秒,胡忠海忽然拔高音量,说:“陈西繁,来,说说这句什么意思?”

犹如迎面被泼了一盆冷水,漆夏瞬间清醒过来。

她睁大眼睛盯着课本,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胡忠海提问的那句,思考片刻便有了答案。

其实不光漆夏,方才死气沉沉的班级,一下子活了。同学们东张西望,漆夏趁机扭头看向最后一排,装作不经意的样子。

只见陈西繁捧着课本拖拖拉拉站了起来,几个和他关系好的男同学幸灾乐祸,贺骁尤甚。

胡忠海咳嗽两声:“答不出来就坐下,抄十遍课文……”

“等会。”陈西繁说,“我知道答案。”

漆夏不禁为他捏了把汗。

没过多久,陈西繁找到课文原句,果真答对了。

胡忠海瞪他一眼,语气无奈又纵容:“坐下吧,说多少遍了,上课时间不要翘椅子,不要讲话,你和贺骁唧唧歪歪嘀咕什么呢?”

“也没什么,贺骁说这篇课文太简单,他讲得比您好,我让他证明一下。”

胡忠海呵呵两声,“是么?贺骁这么厉害啊,起来证明一下——”

“老师,我没有!”贺骁气得跳脚。

胡忠海态度强硬:“别废话,下一句你翻。”

陈西繁坐下,悠哉游哉靠着椅背笑得十分嚣张,肩膀都轻颤了几下。

班里的学生都在笑,漆夏嘴角翘了翘,趁乱又偷看了他一眼,然后心满意足地转过身继续听课。

因为这一茬,整个下午漆夏都精神百倍没再犯困。

最后一节体育课,简单热身过后,体育老师让他们自由活动。

漆夏三人小组都不太喜欢体育运动,在人工湖旁边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着聊天吃东西。附中前些年翻新教学楼的时候,修建了一个人工湖,人工湖旁边有大片光秃秃的空地。

这边人不多,漆夏看见有两个女生往湖里扔瓶子,奇怪道:“她们在干什么?”

邢安娅见怪不怪,“附中的传统活动了,每年都有学生往人工湖扔漂流瓶许愿瓶,听起来浪漫其实可傻了,因为瓶子经常漂到岸边被保洁阿姨捡走卖废品。”

许幼菲哈哈大笑,“保洁阿姨的财商绝了!”

“是吧,又找到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

漆夏若有所思看着那片空地,说:“其实,还不如埋进土里,至少不容易被发现。”

邢安娅:“还真有人这么干,那片空地因为碱性太高了,种不活花草,所以里面埋着不少学生的秘密。”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快放学的时候,邢安娅因为要去辅导班,所以先走了。许幼菲约了好友看电影,漆夏一个人回教室。

走到二楼,她想到什么步子顿了顿,转身特意绕了条远路,这样方便从后门进教室。

陈西繁的座位靠近后门,从后门进去,可以光明正大地看到他。

漆夏为自己的小聪明喝彩,而现实也没让她失望,陈西繁果真在教室。

这会刚放学,教室人挺多的。走到三楼教室后门,远远的漆夏听见说话声。

“贺骁,要点脸吧。”

“哈哈——陈大少爷心眼黑,我如果要脸,岂不被他玩儿死?”

“你有什么好玩儿的?”

贺骁,魏宇鹏还有褚扬几个男生也不知在闹什么,动静挺大的。贺骁拉过一把椅子挡住过道,人坐上去,大有收过路费的架势。

陈西繁趴在桌子上休息,脸埋进胳膊,露出一截冷白的后颈。漆夏看见,他的后颈好像有一颗红色的小痣。

仅仅短暂的一眼,她不太确定。

漆夏神色自若地经过他的课桌,然后发现,几个男生背对着她,把路堵得严严实实,根本过不去。

漆夏一囧,踌躇片刻,正准备绕回正门,就听那道清朗的少年音响起,仍旧是懒懒散散的调子,“好狗不挡道。”

不知什么时候,陈西繁从桌子上爬了起来,他单手支着下巴,抬腿踢了一脚贺骁的椅子,示意贺骁赶紧让路。

他是在帮自己说话吗?漆夏心跳又不争气地乱了规律。

贺骁转身看见漆夏,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啊,你过去吧。”

“没事。”漆夏微微欠身经过,顺利回到座位。

她坐下后喝了一口水,眼角余光瞟向陈西繁,看见男生已经开始收东西准备走了,贺骁在他身边上蹿下跳,“繁哥,你刚刚说谁是狗?”

“你啊,哈士奇。”

落日余晖应和着少年笑声,窗外的梧桐新绿,记录下青春最为生动的一幕。

漆夏也收拾东西准备去食堂吃晚饭,离开教室前,她听见魏宇鹏说:“繁哥,数学老师让我提醒你,记得添加那个竞赛负责人的q/q,比赛期间他打点你们的食宿。”

“嗯。”陈西繁没什么所谓的样子,背对着魏宇鹏抬抬手,“知道了。”

吃完晚饭,漆夏像往常一样在高三教学楼自习到九点半,然后坐公交回白塔巷。走到巷子口的时候,一旁的花丛里忽然飞窜出一只小奶猫。

许是流浪久了,小家伙毛发脏兮兮的。它踩着粉色小肉垫飞快从漆夏身边跑过,结果太着急了没看路,一头撞在墙上,发出喵呜的可怜叫声,瑟缩在角落里发抖。

傻乎乎的。

漆夏没忍住扑哧笑了,然后小猫喵呜得更厉害。漆夏心软得不行,干脆把小猫抱起来,摸摸它的小脑袋安抚。

“你没有家吗?”

路过的大爷回答她:“流浪猫,在这片蹿来蹿去好久了。”

小家伙可怜,漆夏不忍心丢下它,可她自己也是寄人篱下,只好找了只纸箱把小猫放进去,带回家询问陈奶奶的意见。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漆夏便把小猫带回了房间。

给小猫洗了个澡,露出它原本的毛色。这只猫通体雪白,鼻尖和爪子都粉粉的,唯独脑门那儿有几嘬黑毛,仔细看,挺有辨识度的。

小家伙大概饿了,盯着书桌上那块蛋糕喵喵叫。

陈西繁给的草莓蛋糕放了好几天,也快到保质期了,漆夏便撕开包装掰了一块喂猫,剩下的自己吃掉。

草莓蛋糕果然很甜,吃完后,一人一猫都意犹未尽。

漆夏摸摸它的头,“你喜欢草莓蛋糕吗?我也很喜欢呀,不如,以后就叫你蛋糕吧。”

小猫的名字就这么草率地定下了,正好漆夏的q/q小号一直没满意的照片做头像,她便拍了一张蛋糕卖萌的照片,登录q/q小号换头像。

换完头像,漆夏又发了一条动态。

2013年4月14日

喜欢草莓蛋糕。

发完这条动态,漆夏就放下手机,开始刷数学题和背单词。数学是她的弱势科目,做题速度一直提不上来,磨磨蹭蹭又到十二点多。

蛋糕趴在垫子上睡得四仰八叉,漆夏伸伸懒腰,洗漱完钻进被子准备睡觉。

临睡前,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人找她。然后就看见,q/q小号竟然有条好友验证消息。

漆夏一头雾水,她的q/q小号根本没人知道,谁会加她好友啊?

点开消息的瞬间,漆夏被显示的内容吓了一跳。

屏幕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一句话:“繁星历历看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漆夏愣住,几乎要怀疑是不是眼花看错了,她揉揉眼睛又看了一遍,确实没错。

陈西繁的q/q号她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头像也是看过无数次的蓝天飞机,个人主页的高点赞量和贫瘠介绍,都在告诉她,加她q/q小号的人就是陈西繁。

怎么回事?陈西繁为什么知道她的q/q小号?

漆夏懵了,但身体的本能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她的手指在同意按钮上点了一下。

屏幕跳转到消息列表,漆夏点进对话框,里面有条发自她的消息,【我通过了你的好友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最新小说: 捡漏:我觉醒了黄金瞳 都市没有异能 真千金修改一个字,全府火葬场! 重生70年,觉醒系统从打猎开始 乡野傻婿 福运绵绵,团宠小皇姑 神豪之家族振兴系统 灾荒年,团宠锦鲤带全家种田致富 病态吻!错撩反派后被亲懵强制宠 上城之下